二品阁 > 历史军事 > 我逢春日 > 第33章 Chapter33

第33章 Chapter33

    电话里静了一会儿,传来钟令熙的爆笑。她边笑边问:“怎么回事嘛,不是跟你说了要找太阳最充足的地方晒。”

    “当时就没意识到这么严重嘛……就比较随便晒,经常会被夹在中间。”张逢宁非常委屈。

    “有没有很严重?”钟令熙终于好好关心他。

    “也没有,开了点涂抹的药。”

    “好嘛。”钟令熙想了想,又说:“你那些内裤最好都不要穿了,买新的吧。”

    “好。”张逢宁乖乖答应,叹了口气,说:“以后去了深州,真的要找一个阳光充足的房子。”

    钟令熙得意道:“是不是听妹妹的话准没错?”

    张逢宁心服口服:“是,以后都要听妹妹的。”

    如同张逢宁上次回家那样,钟令熙沿途给他发家乡风景。从机场到高铁站辗转一个小时,动车行程又是一小时,回到安逸宁静的边州。钟涛和覃丽开车过来接钟令熙,不出十五分钟便到了家。小城市便是这点好,不用太久就能到达目的地。

    早些年钟涛在城郊沿江买了块地,建了座四层小楼。后来市里修建沿江步道,地产和商业也跟着布局铺设,周边日渐繁荣,地价水涨船高,如今算起来市价比省城的房子还要高出两倍。

    中午从京州启程,到家已是暮色时分。站在家楼下,钟令熙给张逢宁拍了张照,张逢宁回:你们家……豪宅。

    在张逢宁的手机里,钟令熙的备注是“妹妹”:买不了深州一套房。

    而钟令熙给张逢宁的备注则是“臭弟弟”:属于是边州小霸王。

    妹妹:哪能跟张氏集团比。

    当张逢宁看到钟令熙宽敞得堪比客厅的卧室时,又惊了:你们家多少平啊?

    妹妹:一层150一共600。

    臭弟弟:你们家还缺儿子吗?

    妹妹:缺女婿。

    臭弟弟:这让女婿压力很大呀。

    晚饭时,说笑间钟令熙将这句话告诉父母,钟涛却觉得理所当然:“我女儿这么好,有点压力是应该的。”

    覃丽问:“妈妈单位李阿姨的儿子明年也研究生毕业,已经开始找工作了,小张想找什么啊?”

    这问得钟令熙一怔:“他在准备银行考试,可能想找银行吧。”

    父母当然不会反对:“银行也好啊,不过大城市的银行加班挺严重的。”

    覃丽这一问,钟令熙意识到自己的确不太了解张逢宁的工作意向。于是,在睡前的视频通话里,钟令熙便问:“我之前问你想找什么工作,你是不是没怎么说?”

    张逢宁说:“嗯,当时还不太了解深州嘛,京州这边也没什么意义了。”

    “哥哥如果留京的话,想找什么?”

    “主要还是要找带京户的,那就银行,头部券商,央企了。”

    “京户很重要吗?”

    “有京户才可以买房子,不然就要交五年社保,而且有京户孩子才能参加京州高考,”张逢宁嗓音沉厚,不疾不徐,“我有师兄为了京户去分行坐柜的,但是我应该不会这么做,没办法留京我可以去别的地方。”

    张逢宁话音落下很久,钟令熙都没有说话,他唤了一声:“妹妹?”

    钟令熙缓了缓才回神,娇嗔道:“哥哥正经讲话的时候好有男人味哦。”

    张逢宁又在那头哼哼唧唧,让上一句话的正经张逢宁彻底查无此人。

    张逢宁主动说:“深州的话最近陆续开始了解,不过没了户口需求,我就想找挣得比较多的,试试去一些大厂投资部或者基金,但我的实习方向没有过,之前也很少做数据分析,可能会很难。常规的银行肯定也会去考,不过听说比起总部待遇要差一些,我觉得没什么必要。”

    钟令熙问:“按我的理解,你是不是偏商业性的分析比较少?就是需要做开创性工作的?”

    “对。”

    “哥哥更多是在做常规性运作吧。”

    “对。”

    钟令熙又问:“那开创性和事务性的工作都分得这么明确吗?没有待遇还不错又不用太费脑开创的?”

    张逢宁笑了一下:“也有,券商,券商在销售部门也可以挣很多,但是我……”

    钟令熙帮他说:“我哥干不了销售这活。”

    “又被她发现了。”张逢宁好委屈,没一会儿,他就神采飞扬地说:“我这波冲一下中金,说不定就进了呢。”

    钟令熙无情奚落:“有些人,还没睡着就已经开始做梦。”

    张逢宁也笑了,说:“妹妹好好哦。”

    钟令熙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笨蛋:“我刚才明明是在嘲笑你。”

    “就是觉得,之前跟同学之外的人说这些,别人就是听听而已,妹妹还会提问题。”

    “因为别人不会参与你的未来啊。”明明“我会参与你的未来”更直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