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品阁 > 历史军事 > 我逢春日 > 第40章 Chapter40

第40章 Chapter40

    “太好了!”张逢宁按捺不住地激动,自他回京求职以来,这样的喜悦已是久违,“实习多久?”

    “三个月,过年回家,然后到三月再回学校。”钟令熙和他一样笑不拢嘴。

    “太好了吧!那我四五六月写论文,七月毕业去深州,我们中间就不会分开太久!”

    “是呀哥哥,”钟令熙说,“我先跟导师争取了的,他也就只能给我三个月,不然我还想再多待一两个月陪你的。”

    “是在国贸那边吗?”

    “对,在总部,那边房租是不是很贵?”

    张逢宁毫不犹豫:“没关系,我来租!”

    “不要啦,”钟令熙当即拒绝,“哥哥最近跑面试也花很多钱的,我能去人日实习,我妈肯定很支持,她会帮我租的。”

    张逢宁又忍不住说:“太好了……”

    “那我订房,还是住我学校附近可以吗?”

    “可以,妹妹选酒店,移交给我付钱。”他很严谨。

    “好嘛。”钟令熙甜蜜地答应。

    张逢宁接着说:“我们学校在深州有个研究生院,那边有一个同学想来京州找工作,就找本部的床位租,刚好我要去深州,我们就交换了一下。”

    钟令熙很惊奇:“真的啊?床位还能租吗?多少钱啊?”

    “一般1500到2000,很多人要租的,考研的找工作的很多。”

    “那可以住多久啊?”

    “先住着呗,工作哪那么好找,我现在一直到月底都有面试,他的话面总行也没过,之前找不到床位每天住酒店,就很肉疼。”张逢宁听起来有点幸灾乐祸。

    “这个人好贱啊,”钟令熙拆穿了他,“听到人家跟你一样没过总行就很高兴。”

    “这叫同病相怜你知道吧?”张逢宁又拿出胡说八道的口吻。

    钟令熙蓦然间想起:“啊那你不是要住宿舍?我们还住外面吗?”

    “那我肯定要陪妹妹睡两天啊,”张逢宁十分急切,“我都想好了,我们还是像之前一样,周内我住宿舍,周末我们就住外面。”

    “好嘛。”她的甜蜜溢出嘴角。

    张逢宁午后到深州。钟令熙中午下课回来收拾细软,把一套黑色全透蕾丝的内衣裤放进了包里,闲暇时除了想着给张逢宁买什么东西,就是在给自己整这些玩意——归根到底还是为了张逢宁,女人性感起来可不就是给男人看的?她一边收拾一边不平:“张逢宁啊张逢宁,你哪那么好运气捡到这么浪漫的妹妹。”

    钟令熙站在接机口,见到了手里抱着羽绒服的张逢宁,他穿着一件黑色毛衣,钟令熙又抱到了毛绒绒的张逢宁,这体验真是新奇。

    “这也太热了吧。”张逢宁浑身不舒服。

    钟令熙踮脚尖撞了撞他的鼻子:“笨蛋,少提醒你一句里面穿个好脱的你就不知道。”

    两人下楼进地铁,一趟车刚好开走,他们便成为了新队列的首位。渐渐地,等车的乘客陆续下来,张逢宁发现其他门前都排起了队,他们身后却始终没有人。他好笑地说:“你看,我们两个挂在这里,都没人来排队了。”

    “什么?”钟令熙没听清。

    “就别人看见这两个人抱着,都不过来排队了。”

    钟令熙一愣,环视一圈发现还真是这样,两个人羞愧地笑了起来,但就是不撒手。果然,一直到列车进站,别的队列平均站了五人以上,他俩这还是只有他俩。

    由于时间冲突,并且张逢宁去银行的意愿也不强,他只筛选出两家过去面试,其余的留给券商、基金和一些企业。

    “倒是还有一个好消息,”虽然说是好消息,可张逢宁脸上并无色彩,“中金让我过去面试。”

    “好,那你去,”钟令熙逗他,“咱们长长见识,看看都是什么神仙在卷我们。”

    张逢宁叹了口气:“不用猜我也知道,他们还蛮喜欢海外背景的。”

    到了酒店,房门一闭,禁忌的伊甸园被打开。丢了背包,张逢宁刚要走向钟令熙,骤然一觉:“坐了公共交通,要洗手。”

    张逢宁过去洗手,钟令熙跟过去,把手放进他的掌心,慵懒地等着他帮她打洗手液,搓泡沫,冲水,擦干净。一丢掉毛巾,张逢宁将钟令熙拽进怀里,就连眼镜都被随手丢在了一边。

    或许是穿得太厚,张逢宁的身体很烫,他将她抱得好紧好紧,像是要往她身体里钻。“我好想你……”张逢宁含着她的耳朵说。

    钟令熙的手温柔而娴熟,力度拿捏得当,这半年她教会了他很多,他也教会了她很多。她柔媚细软地问他:“那妹妹不在的时候,你怎么办?”

    “不怎么办,”张逢宁深吸了口气,才继续说,“以前会自己来,有了妹妹就不想自己来了。”

    钟令熙听得好开心。

    张逢宁有点累了,呈大字躺着。钟令熙趴着检查他脸上的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