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品阁 > 历史军事 > 我逢春日 > 第49章 Chapter49

第49章 Chapter49

    张逢宁将爱意尽数倾泻,身体也被汗水刷了个透。他将钟令熙抱去洗澡,回来时,钟令熙伏在他肩头,忽然就说:“哥哥,我要官宣了。”

    张逢宁怦然心动:“那你发什么?”

    自然钟令熙早就有了想法,只待此刻。钟令熙选了三张照片,一张是张逢宁的屏保;一张是她坐在张逢宁肩头,两人穿着情侣装;还有一张是刚才拍的,她靠在张逢宁心口,一张半身照尽数突显了她的曲线。配字:今夜月色真美。

    钟令熙告诉他:“我发完之后你截图,然后你那边发:风也温柔。”

    “为什么?”张逢宁当然不会懂。

    “嗯哼,你去查。”

    张逢宁乖乖去查,很快有了答案,笑言:“她很会。”

    钟令熙发了出去,张逢宁却迟了片刻。等他发出来的时候,钟令熙看见他多了一张图,是他拍的那一大盒纸条,画面中心手持一张,上面的字迹清晰可见:哥哥,你比深州的蓝天还要明亮。

    “天哪,”钟令熙扑过去吻住他,“他很会!”

    张逢宁这一条朋友圈下面,整齐统一排了两页有余的——你比深州的蓝天还要明亮。

    钟令熙的实习在三月结束,届时正值樱花盛放,他们决定那时再去日本。挑了机票最便宜的往返时间,期间一共九天,从北海道入境,再从东京离开回到深州。钟令熙联系好了旅社,张逢宁负责整理填写材料。

    至于情侣写真,钟令熙决定回深州再拍,一来她有熟识的摄影师,二来,深州气温适宜,可以穿得比较少。

    张逢宁开始为论文头疼的时候,钟令熙的实习也进入了正轨。她开始跟着老师跑现场,做选题,见识了更多的名人大腕,也经历更多的重大事件,出席许多重要场合,在实践中积累了专业经验,更是在进一步探索新闻的奥义。

    为了陪钟令熙,张逢宁和她一起在京州待到年二十五才回家过年。亲朋好友间的聚会不免会问及子女感情,钟涛和覃丽也不隐瞒,但毕竟感情基础不算长,他们没有多言,但也会被亲友们寻开心:“你女儿要被拐跑了,以后不回来喽。”

    自然钟令熙早就将张逢宁的求职结果告知了父母,也转达了他父母的打算。“他妈妈觉得深州房价涨得快,要买还是得趁早,但是得深户才能买,那就得哥哥入职后才能办理,最快应该也到九月了,”钟令熙如是说,“今年九月我也开始找工作了。”

    覃丽并不质疑这份论断,倒是打趣道:“人家小张工资高,一年40多万,工作也稳定,确定是还得起月供的,你现在什么也不懂,没准你连工作也找不到。”

    钟令熙不敢反驳,但也着急:“可问题是他家那边着急买啊,我们觉得我们两边一起出会比较好吧,负担少一点而且可以写我们两个人的名字。”

    父母永远比你清醒,钟涛说:“他如果这么想,由他去说服他的父母,而且应该是由他们那边找我们商量,你跟着着什么急。”

    覃丽附议道:“是啊,如果他的父母并不需要我们出钱,并不觉得要减少负担,也不考虑写你的名字呢?我劝你不要对这件事太上心。”

    钟令熙醍醐灌顶。这件事的确不该由她来着急推动,女孩家永远不该是缔结关系的推动者。

    父母也把买房子的进展知会她,有心诚的买家约了年后详谈,左右不过她秋招之前尘埃落定。还有张逢宁邀请钟令熙去参加他毕业典礼跟着一起见他父母的事,覃丽倒是嘀咕了:“你要先去见他爸妈吗?”

    钟令熙试图不让这件事看起来太隆重:“那哥哥先毕业嘛,明年我毕业了你们去深州,他不也是要见你们。”

    好歹不是正式上门吃饭,覃丽也就不继续追究了。

    最后一件事,他们两人的出国游计划。这半年住小旅馆的事自然是瞒着父母,钟令熙在京实习,父母也默认了张逢宁住在学校,但要一起出国旅游,父母都不是傻子。

    钟涛不便表态,全由覃丽发言。覃丽问:“他父母那边什么意见?”

    “没意见……”钟令熙如实答。

    “男孩父母当然没意见,男孩又不会吃亏,”覃丽骤变严肃,“可是你还在读书。”

    “这……研究生也不能算吧,我要是本科毕业现在也上班了不是……”钟令熙不敢把话说透。

    钟涛插一句不太尴尬的话:“你还在实习,小张也要写论文,干嘛着急去,可以以后再去嘛。”

    钟令熙很清楚,以后是指他们确定缔结姻亲的以后。钟令熙着急了:“因为在学校的时间肯定比较自由嘛,哥哥上班之后就没有那么多时间了啊,等我也上班了,我们就只能节假日挤高峰期,那不是机票酒店都会更贵嘛,而且第一年上班是没有年假的,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嘛。”

    父母都没多作表态,这件事便不了了之。张逢宁和钟令熙现有的小金库倒是能凑合在日本待个一周,但学生办理签证需要父母的银行流水和财产证明,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