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品阁 > 历史军事 > 我逢春日 > 第61章 Chapter61

第61章 Chapter61

    虽然张逢宁人不在深州,落户手续还是紧锣密鼓地跟进着。华新有专人为新入职员工办理落户,入职手续办理妥当之后,紧接着开始办理落户。九月钟令熙离开广电之前,张逢宁就已经拿到了新的身份证,从此变成深州人。

    八月,东京奥运会门票抽签结果出炉,钟令熙和覃丽竟如愿中签女排半决赛,一家人激动得奔走相告,覃丽天天烧香祷告:“拜托一定要进半决赛啊,可别让我浪费门票了,我才不要大老远跑去看老外打球!”

    但乒乓球比赛一张未中,张逢宁如是。他还是告诉钟令熙:“那我也还是陪你和阿姨一起去日本,我过年先陪你回家见一下他们,夏天再带你们一起去。”

    张逢宁从容了许多,钟令熙逗他:“他现在怎么不怂了。”

    张逢宁轻轻一笑,低沉的嗓音坚毅有力:“的确不该,妹妹这么聪明,妹妹的爸爸妈妈一定也喜欢比较成熟的人才能照顾妹妹吧。”

    钟令熙满心欢喜,轻轻“嗯”了一声,眼睛里满是倾慕。

    好事成双,没过多久钟涛又打来电话。父亲鲜少主动来电,一打必是大事——省城的房子卖掉了,赶上好时候,卖了个历史高价。钟涛告诉她:“刚好你明年毕业,你现在是首套房无贷款,利率也会比较低。”

    钟令熙心里酝酿着重要的事,她随后打给张逢宁商量:“我现在贷款利率比较低,我们要不要等明年再买,这样我家里出一部分,我们压力会小一点。”

    “其实我考虑过这个事,”一谈正事,张逢宁的声音又低沉几分,要命地迷人,“但是我算了一下,按照深州现在的涨势,多等一年,减少的利息都抵不过房价涨幅。还有,其实我们两个人一起买的话,公积金最高可以贷90万,但我自己就只能贷50万,我算过了,其实月供和利息都不会差很多,根本抵不过一年的涨价。”

    钟令熙没有很快做声,张逢宁继续说:“而且其实我家这边单独出,我也完全可以承担月供,咱们其实不必要把父母的积蓄全都砸进来让自己更轻松,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父母年纪也大了,万一生个什么病,需要用钱的地方还很多。所以呢,妹妹那边还是把钱留着,以备后患。”

    老实说,钟令熙有些惊讶。关于买房,从前张逢宁一直都是“我妈说”,她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做了这些研究,有了这些见解,想了这些打算。她没有忘记自己最近总是频繁地倾慕于他的成熟周到,一年多的时间,她终于等到了她的笨蛋哥哥长大。

    听见她笑起来,张逢宁问:“怎么了?”

    她还在笑,好一会儿才奶乎乎地说:“就是觉得,我们以后可能会像我爸妈一样,日常琐事我做主,一旦有了大事,就是你做主。”

    “好嘛。”他声音一软,又变回了只会跟她撒娇的笨蛋。

    此番考虑周全,无论转述给父母或是公婆,反响皆是夸赞。诚然父母不愿意子女再吃一遍他们吃过的苦,父母含辛茹苦摸爬滚打,就是为了让你站在更高的人生起点,走得比他们更远,甚至是改变阶级。但显然,今天中国高速发展的经济,让新一代年轻人的抱负早已远超父母所能想象。父母曾以为半山风景足够好,可孩子们都想去顶峰看看。所以,从半山开始独立走向顶峰,就成了这一代人的使命。

    九月,钟令熙进入了毕业之年,同学们各自忙碌,基本没了交集。她中旬离开广电,过了一个周末就进菊厂,开启为期三个月的实习。

    钟令熙一直住在景田,菊厂的通勤班车站点离公寓不远,她每天早上骑车到站点,坐班车到总部基地,至晚方归。要说要没有碰到过阮思佳——没有。菊厂总部基地跟个小国家似的——事实上确实比梵蒂冈和圣马力诺加起来还要大,不在同一部门基本没有遇到的可能。

    张逢宁还来不及陪她散步一次就去了京州,那双全新的aj拖鞋一放就是三个月。他们每天打视频电话,钟令熙看着张逢宁从短袖到卫衣,张逢宁却看着她雷打不动地穿着各式各样的短裙。

    当张逢宁穿上棉服的那一天,钟令熙笑了。张逢宁问她笑什么,她说:“穿棉衣的时候,说明离哥哥回来不远了。”

    十一已过,下周便是张逢宁的归期。

    张逢宁轻轻一笑:“好想妹妹啊。”

    钟令熙撑着脑袋,媚眼如丝:“怎么想了?”

    张逢宁几乎没有考虑,目光一沉,嗓音也陡转低哑:“想做爱。”钟令熙一怔,他就又补了一句:“一晚上不停的那种。”

    钟令熙下意识捂住了嘴,却根本遮不住笑意,她目光微颤,都不敢看他了。张逢宁竟还学会了乘胜追击:“她怎么害羞了?”

    “干嘛,不让人家害羞啊。”她强装淡定,身体却软得快要瘫倒。

    “那妹妹想不想?”他灼热的目光拷问着她。

    钟令熙冷静了一会儿,羞怯而渴望地看向他:“想。”

    “那……”张逢宁故意拖了很久,“前一晚好好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