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知道阮青柏要过来时,华无瑕和裴雪松就已经将卧室准备好了。?m.

在叶繁和他们夫妻俩相认后,华无瑕和裴雪松就将房间给分配好了,只不过,那时因为没有人住,被套什么的,还没有装。

阮永庆走到厨房门口,对着厨房里的阮青柏道:“老二,我一会送你回去。”

华无瑕一边解开围裙,一边道:“不用送青柏回去,咱家给青柏准备了房间。”

华无瑕稍作停顿,又补了一句。

“你们的房间,都有的。”

阮青柏一向嘴甜,很快就哄得华无瑕和裴雪松心花怒放。

“爸,那我今晚就住下来啦。”

“行。”

阮永庆还能说什么。

总不能不允许阮青柏住在这里。

华无瑕和裴雪松对着阮青柏道:“来来来,我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

阮青柏的房间,也都做了新的装饰。

阮青柏在国外呆过,表达感情的方式,也尤为的热烈。

他轻轻地抱着华无瑕和裴雪松,温声道:“谢谢外公外婆,我很喜欢。”

“行,那你早点休息。”

华无瑕叮嘱了阮青柏一句。

又叮嘱阮永庆。

“永庆啊,你也早点休息。”

华无瑕和裴雪松二人很是高兴,两人又忙碌了这么久,这会的确是有些困了。

两人搀扶着彼此,慢悠悠的回到自己的卧室。

华无瑕将阮青柏送给自己的围巾,系在脖子上。

“好看吗?”

“好看。”

阮永庆则是趁裴雪松和华无瑕夫妻二人进了卧室。

这才走进阮青柏的房间,他随意拉了一把椅子,坐到阮青柏的对面,问,“老二,你今晚为什么一直盯着叶琳琅看?”

阮永庆看得十分清楚。

自己家这个老二,今晚有点不对劲。

“爸,我失恋了。”

阮永庆:“……”

“还没有开始,便已经失恋了,这种感觉,你懂吗?”

阮永庆:“……”

“我有一种预感,我这辈子,再也遇不上像叶医生那样能让我心动的女神了!”

阮永庆看着阮青柏那矫情的模样,狠狠一巴掌打到阮青柏的大腿上,沉声道:“阮青柏,你把脑子里面的水倒一倒,再和我说话。”

“爸,哈哈哈哈哈哈……”

阮青柏突然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你该不会是真的相信我的话吧?”

阮永庆:“……”

“爸,你去睡吧,我就是好奇为什么你对叶医生的丈夫评价如此之好!你放心,我的三观和道德,都不允许我对已婚女性产生任何非分之想。”

阮永庆松了一口气。

他站了起来,十分严肃的对着阮青柏道:“我不管你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的,我都必须警告你,你不允许做出丢阮家脸的事情。”

阮青柏再三保证。

阮永庆这才离开。

月色从窗户照耀在床前的水泥地面上。

阮青柏的手,轻轻地搁在自己的胸口。

他的手掌下,一颗心脏,怦怦怦的跳跃着。

他十分清楚的知道今天在医院看见叶琳琅的第一眼时,他终于明白了一个词。

“一见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