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品阁 > 其他小说 > 雪淞散文随笔集 > 心理分析助破案8

心理分析助破案8

    联系黄京京的郝东道:“我打了黄京京的手机,接电话的却是古闻章的助理,陈依亭,据他说,他和黄京京算是青梅竹马,从小在一块在东阳市长大的,后来一起到了南山市工作,黄京京因为长得漂亮,所以就去做了群众演员。但是三年前开始黄京京突然没法联系上了。她的东西都放在租住的地方,衣服、行李包括手机都在那里,但是人却再也联系不到了。所以陈依亭一直保留着黄京京的手机,希望有一天能找到她。只是已经过去了三年,黄京京却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田春达问:“那黄京京还有什么亲人吗?”

    “只剩下她的继父了,可她到南山市就是为了避开她的继父。据陈依亭说黄京京似乎很怕她的继父,但是并没有听到过她继父打骂她的话,所以原因他也不清楚。而陈依亭在黄京京失踪后也回老家找过,甚至还找到了她的继父,但是都没有黄京京的消息。”

    “韩光,去查一查黄京京失踪前的通话记录。”

    没想到这一查可不得了,黄京京失踪前几天一直在给一个人打电话,而那个人竟然是古闻章,更让人震惊的是黄京京失踪前还做过人流。

    做人流的当天还给古闻章打过电话,这就不能不让你联想到黄京京肚子里的孩子和古闻章的关系了。

    这下子,这次案子的两个受害者似乎再次被串联起来,韩丽苹曾经帮黄京京和富商牵过线,只是还不能确定是不是黄京京自愿的。而黄京京也认识古闻章,甚至两人还不是普通的关系,更有可能黄京京还怀了古闻章的孩子。

    田春达消化了一下这么多的信息,大胆推测道:“难道黄京京并没有死,现在来报复韩丽苹和古闻章?”

    任何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都会留下自己的痕迹,而黄京京失踪三年,却没有人看到她,没有人知道她现在在哪。

    田春达又猜测:“会不会她已经改了名字,所以这么多年都没有她的线索。”

    田春达继续分析道,“韩丽苹的房子并没有强行进入的痕迹,说明韩丽苹是主动开门让凶手进来的。三年不见,韩丽苹根本不可能还会记得黄京京,而且那时候她约了古闻章要来,这种情况下她更加不会让门外的女人进来。但是为什么韩丽苹会让她进来呢?只有一个原因,她认识这个敲门的女人,并且是她非常熟悉的人。”

    10

    陈依亭坐在沙发上看着桌子上的那部已经有些老旧的手机,下午的时候当它的屏幕亮起来的时候,没人能知道他有多么的激动,他几乎是颤抖着接起电话,这个等了三年的电话。

    黄京京失踪了三年,他就一直等了三年,即使有人说他傻,说黄京京肯定已经死了,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过,他一心想要寻找那个扎着马尾,笑起来有些羞涩的女孩,那个叫着他依亭哥哥,总是给他烧菜的女孩。

    所以有时候连他自己也觉得他有些神经质,有时候会出现幻听已经手机响了,有时候会时不时看看手机是不是没电了,怕万一京京这时候给他打电话他接不到,甚至走在路上,看到和京京有些像的女孩,他都会冲过去看,自己的行为或许在别人眼里就是可笑,有病,但是他心里就是这么坚持着。

    时隔三年响起的这通电话,虽然不是京京打来的,但是让他心里又燃起了一丝希望,他突然觉得也许他真的可以再见到黄京京,不会管她这三年发生了什么,只要她愿意,他可以更好地照顾她。

    门外突然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陈依亭的思绪,他收起桌子上的手机走到门口开了门。

    门口的女孩让陈依亭有些意外,“黄婷?你怎么来了?”

    黄婷嘟着嘴径自往房间里走,气呼呼地坐到沙发上,抱怨道:“刚才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不接,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就跑来看看啦。”

    陈依亭手忙脚乱地找自己的手机,果真上面有好几个黄婷打来的电话,只不过那时他正在和警察说黄京京的事情,所以并没有接,“啊,黄婷,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可能没注意到,刚才京京的手机响了,你知道的,一下子脑子就乱了。”

    黄婷愣了一下,面露惊讶,“怎么?京京姐回来了?你可找了她三年了呀,她回来了,你们就可以见面了吧。”

    陈依亭苦笑道:“不是京京打来的,是一个警察,问了一下京京的情况,但是我觉得说不定真的能找到京京呢。”

    黄婷看着他的样子,笑了起来,“恩,是啊,你肯定能找到的。”

    听了田春达的分析后,赵强疑惑道:“如果黄京京改了身份待在韩丽苹身边,即使韩丽苹没有认出她来,可韩丽苹和古闻章走得这么近,古闻章也认不出来吗?还有陈依亭,他们是青梅竹马,还找了她三年,肯定能认出来啊。”

    一旁的孟晓春琢磨了一下,想到了一个惊人的猜想,“等等,要是黄京京不光改了身份,而是整容了呢!”

    安义道:“整容?”

    孟晓春接着道:“是啊,如果是大面积的整容,她整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