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掩盖了烛光,皇宫迅速燃烧起来。「爱阅读」火光冲天,雄雄大火把半个天空都照亮了,漆黑的夜空霎时间恍如白昼,空中弥漫着肉体烧焦的味道,让人恶心的想吐。

火焰在宁晚舟的眼中窜跳着,“所有挡我者死。”

“你要遭报应,我们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有人开始害怕,大声痛骂他。

宁晚舟笑了,疯魔了一样。

“哈哈哈,鬼?从地狱而来,又何惧鬼神,本宫遇鬼杀鬼,遇佛杀佛。”

上百年的紫檀木及各种名贵木材纷纷倒在火海中。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宁晚舟会如此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几千个活人统统都要被活活烧死,痛苦和哀嚎声穿遍了皇宫的每个角落,乌鸦也似哀鸣,在天空中乱窜。

惊慌而不知所措的人们拼命想逃离死神的火海,却一个接一个的倒地。

*

看着这残绝人寰的一幕,容羡等人不忍,挣扎的看向玄铮。

“玄铮…”。玄铮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容羡墨色黑发优雅的束在头后,一缕随着白皙的脸庞垂落,一双丹凤眼中,尽是无奈。高挺的鼻梁下,是一抹淡淡的愁绪。

玄铮启唇无奈,“你觉得到了如今这个局面,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吗”

“宁晚舟被恨蒙蔽了双眼,他这个人最是手狠心狠,把他惹急了反而赔上我们自己,他已经不是曾经软弱宁晚舟了。”

容羡闭紧了双眼,他满脸通火光,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手心冒着冷汗。“他已经杀疯了。”

沈墨城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他看着天边的火光眼眸渐变:“这个冬天注定是黑暗漫长的。”

他突然恍惚,白天的场景又浮现在脑中,那女子…

没错,城墙上南沽漓被侍女拉下的那一幕,他看到她了。

他肯定,跳城楼自尽的那个人不是真正的南月长公主,虽然那女子面容尽毁,可他的第一直觉告诉他,那不是她。

他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邪笑让人不敢小看,站了一会,他唤上容羡等人下阶离去。

他不知道的是,下阶时他与火光中跪在地上的南沽漓擦身而过。

南沽漓被火光烧灼了身体,她似有感应似的抬眼一望,见着他眼睛了。

这是她第一次那么近,南沽漓清楚的看到了他。不同的是,他一袭戎装高不可攀,而她卑微的跪着,任人践踏。

玄铮忽然停滞脚步,转头看向她。

她一惊,那双眼,他的眼睛竟然是墨蓝色的,突然火势袭来,火光照的她的脸发红,她忽然想起她以前做的一个梦,有个声音一直说‘传说找到帝王鲛人,打碎鲛珠,可逆时空,改国运。’

在梦里南月国亡国,所有人都被活活烧死,她不信,没有放在心上,她想,怎么可能呢?南月怎么会亡,原来她真的有预知未来的梦。

真是可笑,就算有人替她死了,她照样没能活不下来。

南沽漓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痛苦死去,她满脸痛苦,她好后悔。

她知道她要死了,想她一世英明,半生都被人捧在手里,下场却落得个活活烧死。如果可以,这场生与死的赴宴,她一个人走就好,不要同伴,不要陪衬,也不要有人替她走,她伸手一遍又一遍的下擦试地面上的血。

一阵晕眩,女子脸色苍白但是眼里却充满不甘,身体一晃,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在了火光里。嘴角处渗出丝丝血迹,衣服染上红梅。她最后一眼是看着玄铮走的。

*

玄铮看着她被淹没在火海中,火光照在他的眼睛上,明明灭灭,他有那么一瞬间想冲过去,不知为何,在城楼见她后,他就一直心神不宁,说不明道不清的情绪,看着那张脸庞渐渐消失,他痛感袭来,容羨和下属都没想到,他突然倒地吐血。

容羡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