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若曦很是鄙视。

“不这样的话,他会每天都烦我的,谈恋爱之后,他倒是变得正常一点了。”沈姜摸着自己的下巴,思考道。

“反正,我的意思是,你不要吊着人家。”李若曦拽着沈姜的头发,“如果我是你啊,早就答应人家了,这都多少年下来,人家对你还是死心塌地的,你不过是觉得吃定了司夜爵,就不想负责任,你是不知道外面,有大把年轻漂亮的小姑娘等着对他投怀送抱么?”

“没关系啊,如果他能答应别人,更好不过了,我就是发现,我适合过单身的日子,跟你一个样。”沈姜一把抱住了李若曦,“就这样吧,让我陪着你一起散心去。”

“别的事情我能迁就你但这个事情不行,你就这么走了不管我和儿子?”

司夜爵很是头疼,非但听见了沈姜自己对的嫌弃,还觉得,沈姜这是想一走了之。

“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沈姜转过身,只见司夜爵脸色铁青。

“还是不行,人家李小姐是出门散心的,难道你希望,她一路都要吃我们的狗粮?”

司夜爵一边说,一边解释道,“如果你出去,我是不放心的,我肯定也要跟着去。”

“哦,你非要跟着,是担心我会勾搭其他的男人是吧,司夜爵,你现在变了,你变得越来越心里阴暗了。”沈姜双手抱臂,不爽的看向司夜爵。

“你的反对无效。”司夜爵在这种原则性的问题上,很是固执。

回头倒是沈姜在一个劲的赔罪。

“你赶紧去做饭吧,我最喜欢你的手艺,你也不是不知道,至于我白天劝若曦的那些话,不过是闹着玩儿的,你看我这不是没走么?”沈姜挽着司夜爵的手臂,慢悠悠的道。

“嗯,如果不是我非要拦着的话,你现在已经走了。”司夜爵还在气头上。

“可是我现在已经跟你赔罪了啊,我也哄着你了,你不要不识好歹。”沈姜也是有脾气的。

“沈姜,你不觉得你对待我的态度越来越差了么?”司夜爵冷哼道,“你虽然跟我谈恋爱,但是你的心却不愿意对我打开,你这么对待我,真的很不公平,我恨不得,把我全部的东西都给你,但是你倒好,我的是你的,但你的还是你的。”

“这有什么不对?你能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就不接受,如果你跟我的三观都不一样,还怎么过一辈子啊?”沈姜不悦的道。

“你刚才说过的是一辈子……所以你现在这么对我,只是在考验我?”

意识到这点,司夜爵顿时像打了鸡血那般,小跑去厨房做饭。

说错话的沈姜,一直砸自己的脑袋,果然啊,一孕傻三年。

……

“她是什么时候走的。”

沈傲在询问的时候,仿佛是在,聊别人的私事,而不是自己的。

“你明知道时间,为什么不跟着一起送她呢。”安盛夏挑眉道。

“我当然是在惩罚她,所以,她走的时候我是不会送的。”沈傲轻笑道,“只有这样,她才会因为放不下我,然后回到我的身边,人生么,总会有遗憾的。”

“所以你接受,这样的遗憾了,如果若曦再也不回来了,你会后悔?”安盛夏摸着自己的下巴,意外的问。

“不知道,但我有一种执着,我们还会再见的。”沈傲就是这么自信。

“沈少爷,你要知道,若曦这次是真的对男人太失望了,喜欢的人吧,总是得不到,对自己好的人吧,还会拼命的伤害自己,如果我是若曦,早就疯了。”安盛夏无奈的摇头。

“她明明可以选择我的,却还是没有,我知道她心里还是有心结的,因为我过去,的确对她不够好,也没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讲真的我现在很后悔,但是,我没办法让自己回到过去然后好好的珍惜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