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入学

    走在宽阔的大道上,打量着周围丰富茂盛、明显被修剪过的植被,泉镜花回忆着学长指引的方向,七拐八拐地来到一幢大楼面前。

    这是一幢宿舍楼,而它所矗立的地方正是斗罗大陆第一学院——史莱克学院。作为拥有万年历史的名牌老校,它的宿舍楼自然也是庞大复杂。在问明自己寝室的位置后,泉镜花向门口躺椅上的老人道谢,转身上了五楼。

    在这个没有电梯的时代,上楼无疑要花些时间。泉镜花一边往楼上走,一边琢磨着不久前告别教导自己两年的老师时对方留下的话:

    “镜花,基础修炼知识你差不多都已经掌握,战方面的斗技巧为师也暂时没有什么可指导的了。可以说,你目前的实力在同龄人中可以称得上是佼佼者。但在通往强者的道路上,你还欠缺一样至关重要的东西……”

    “它并非简单用语言就能描述清楚,而是需要你亲自去体会……”

    “去史莱克学院吧!镜花。到那里你就会明白为师指的是什么了………”

    ''我所欠缺的东西……''泉镜花有些迷茫,''究竟是什么呢?''

    很快就来到了寝室门口,泉镜花将一路上的冥思苦想暂时压在心里。伸手推开看起来陈旧的门,待里面混浊的空气稍稍散去后,才连忙进去将窗户打开。

    未来将要生活的地方看起来很简陋。除了床、衣柜、书桌、灯外只剩下厚厚的灰尘。虽然没有洁癖,但看到这样的场景泉镜花仍然忍不住皱起了眉。

    在卫生间打了盆水,泉镜花从魂导器中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抹布做起了清洁。很快,原本灰扑扑的寝室变得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因此,当她有洁癖的室友在被其他寝室的灰尘呛了一路、并由此对自己未来的寝室感到深深绝望时,却在到达目的地后看到与想象截然相反的场景时,差点将内心感动表现在脸上。

    凌落宸:好感度up

    —

    正式开学的第一天,晨练结束的泉镜花吃完早餐径自来到教室。由于时间尚早,教室里还没有什么人,泉镜花环顾四周,径直走向第一排的位置。没有办法,以泉八岁镜花目前的身高,如果不坐在前排很容易被淹没在一群十一、二岁的学生中。

    “我可以坐这儿吗?”随着上课时间的临近,学生们纷至杳来。但不知是出于何种缘由,泉镜花身旁的位置一直空着。于是,用不着给人让座的泉镜花早早地就拿出课本预习里面的内容。此时,面对来人的询问,原本正在看书的泉镜花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发现是认识的人之后就默默侧了侧身给对方让了座。

    伴随着落座声响起,清冷的气息从身旁传来,这个所谓的“认识的人”正是泉镜花的室友——凌落宸。虽然已经相处了几天,但因为性格原因两人之前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在这种彼此之间不太熟的情况下,这一桌的气氛迅速降至冰点的同时还弥漫着几分旁人都能察觉的尴尬。

    哒哒的脚步声从门口传来,适时地缓和了这一桌的气氛。不久前还在喧闹的班级很快就安静下来,大家都一眨不眨地看着这个走进教室的老师。尽管对方鸡皮鹤发、个头不高、身材中等,但周身环绕的气势却让一帮新学员不敢造次。

    ''这个人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对气息敏感的泉镜花显然对此有更深的认识,''虽然给人的压迫感不及老师,但明显比自己想想得要强。''

    认识到这一点,泉镜花立刻端正了自己的态度,一双蓝眸中流露出认真的神色。

    站在讲台的老师目光平静地从左扫到右,待大家都被她看的正襟危坐后,才开口道:

    “我叫周漪,是你们的班主任。我不确定你们能有多少人能跟我走过未来一年。但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在我的班级,一切垃圾都不可能通过考核。我要培养的是怪物,而不是蠢货。【1】”

    沙哑的嗓音犹如难听的破锣,但比嗓音更难听的是老师话里的意思。

    班里大部分学生的气息一时间有些躁动,就连一向冰雪般冷漠的凌落宸都忍不住皱了皱眉。然而泉镜花仍像没听见那样一如既往地盯着讲台,前世经历过种种,这种程度的话还不至于让她动摇。

    站在讲台上的周漪对这一切并非一无所觉。她锐利的黑眸环视一周,稍稍在泉镜花的脸上顿了顿,紧接着收回目光,漫不经心地开口道:

    “报名这几天以来,打过架的人起立。”

    这下连泉镜花都忍不住睁圆了眼睛,虽然脸上仍然面无表情,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已经是她震惊的表现了。

    “看来是没有了?”过了一会儿,看着全班都保持沉默,周漪嗤笑一声,“真是一群废物,连事都不敢惹还配叫天才!现在所有人都给我出去,绕史莱克广场跑一百圈。谁不跑完,就直接开除。”

    —

    就这样,一年级一班的学生在高悬天空的曜日的见证下,一个又一个累成了死狗。

    “哈……”前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