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报复

    被史莱克学院开除,是徐岩这一生最大的耻辱。

    徐岩一脸灰败地坐在家族派来接自己的马车上,大脑空白,目光呆滞,直到回家后父亲的一巴掌将他拉回了一路上都不愿意面对的现实。祖父失望的目光、族人的冷嘲暗讽,让徐岩不仅脸上火辣辣的疼,内心更是如坠深渊般的绝望。

    被罚闭门思过的日子里,徐岩的脑海中划过这段时间以来记忆中一张张面孔。每当一张面孔闪过,盘踞在他心底的怨愤就会高涨几分。最终,记忆的画面定格在两张精致俏丽的脸上时,积蓄已久的恶念终于喷涌而出。

    ''既然我得不到,你们也别想好过!''

    ''如今我所受的屈辱,来日定叫你们一一奉还!''

    幽暗闭塞的房间中,锁着房间主人无意间制造的猛兽。猛兽肆无忌惮地吞噬扭曲着房间内的一切,时间一长就连领域外的世界也开始变得污浊。终于有一天,锈迹斑斑的锁链从尾端断开,栖息于无声黑暗中的猛兽获得了蓄谋已久的自由。

    同样是在这一天,原本的主从关系彻底颠倒。

    —

    “到底该怎么办……”

    “到底要怎样才能……”

    浑浑噩噩地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刚渡过漫长禁闭期的徐岩魂不守舍地喃喃自语。

    这次被退学已经丢尽了脸面,家里肯定不会同意派给自己人手,但仅凭自己的能力又远远不够看……还有什么力量自己可以借助呢?

    这样的想法一闪而过,在徐岩的内心擦出闪亮的火花。

    周围的行人越来越少,徐岩不知不觉间走进了偏僻的街巷。区别于热闹非凡的主干道,作为城镇无人在意的角落,这里阴冷潮湿、杂草丛生,灰白的建筑物破损老旧的厉害,偶尔还能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从街巷深处传来。

    徐岩望着昏暗的街巷深处,一股深入骨髓的含义渐渐爬上全身。他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转身想要离开,但走了没多远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里不是自己当初买“引兽香”的地方吗?''徐岩脚步一顿,脸上浮现了兴奋的神色。''如果这次能买到那种……不甚至是更厉害的药剂,那自己岂不是成功了大半!''

    想到这,徐岩抛弃了之前犹豫,又再次回到街巷上。凭借着记忆,他走走停停,终于在巷子的最深处找到了那家店铺。

    推开布满灰尘的大门,一股恶臭混合着发霉的味道刺激得徐岩开始干呕。他强忍着不适踏进店内,四周一片漆黑,唯一可以称得上是光源的,只有几柄不知用什么材料制成的蜡烛发出的幽幽蓝光。接着微弱的光线,徐岩勉强看清店内古怪的摆设:装着可疑液体的玻璃瓶,不知名生物的骨骼,造型颇具视觉冲击的植物……

    ''自己当初到底是借了几个胆子,居然敢来这种鬼地方?!''看着眼前的景象,徐岩心里有点打退堂鼓,''要不先回去想想其他对策?''

    “嘭——”

    似是感到他心里所想,刚刚还开着的大门居然自己关上了。徐岩两腿一软,差点就跪倒在地。

    “桀桀桀桀”幽蓝的光芒大盛,身披黑袍的店铺主人突然出现在徐岩正前方的柜台后,“徐家的少爷,又来光临小店,可是又要买些''引兽香''啊?”

    徐岩咽了口口水,巍巍颤颤地回答道:“本……本少爷,这次不买''引兽香''。”

    “哦?”沙哑的声音带着几分阴森,“那你……”

    “本少爷是要买些更厉害的东西!”徐岩破罐子破摔,壮着胆子把自己的目地讲出来,“你这里有没有能快速夺人性命,又不留痕迹的东西?”

    “有自然是有,”黑袍店主伸出那只老树皮般干瘪枯槁的手,留有长长指甲的手指不紧不慢地在柜台上敲击着,“只怕……老朽的要价,徐家少爷你支付不起!”

    “你说说看。”

    “老朽要三万金魂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

    又是一天,徐岩带着一个魂导器偷偷溜出族地,来到店里。

    “这个魂导器加上里面的东西一共价值三万金魂币,”徐岩表面镇定,其实背后冷汗直流,“先把我要的给我,这个魂导器和里面的东西自然是你的。”

    隔着柜台,黑袍店主并没有说话,但却用那双混浊的眼睛死死盯着徐岩。

    徐岩感到时间仿佛就此凝固,不详的气氛就在黑洞洞的房间里弥漫着。突然,前所未有的直觉闯入了他的脑海。

    ''快逃!''歇斯底里的惊恐是徐岩那一瞬间唯一的感受。然而还没等他付出行动,一只苍老到不含任何生机的手将他揪到店主面前。

    “小子,想跑?”突然凑近的骷髅般的面孔吓得徐岩脸色发白,“还想欺骗老朽,明明魂导器里面什么也没有!要不是看在你小子即将变异的邪魂师武魂刚好能用来完成老朽的秘术,你以为老朽怎么会留你到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