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名利场

    “很高兴认识您先生,此前我已经看过您的《美国丽人》,那副画面真是极具魅力,给我印象深刻。”奥斯丁说完客套的寒暄后转头看向凯瑟琳,示意她给《美国丽人》的导演萨姆.门德斯翻译。

    面前的萨姆.门德斯保持着礼貌的笑容,凯瑟琳转而换上一口地道的牛津腔,萨姆听着她的声音有些好奇问道:“你也是英国人?”

    “不是,我是洛杉矶人。”

    “哇哦!你的发音很标准,这可不容易。”

    凯瑟琳微笑点头后并不多聊,时刻按照她这位老板要求认真工作绝不多聊,当然也秉承着下班人的态度提高效率,虽然她知道今天既然来了这些制片人和导演当然是为了拓展人脉、搞好关系,又怎么会轻易放她走。

    同时她也还抱着一点期待,期待能碰到那晚不知姓氏的丹尼尔,生孩子这种事情毕竟是件大事情,她从来也没打算像狗血带球文里的女主一样含辛茹苦养大孩子。只是怎么找到这位Daniel Who如今最大的困难。

    而名利场的觥筹交错对她来说已然是家常便饭,即便她穿着随便而又自由可一举一动却仍旧保持着职业的优雅与自信。这一切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的本领,却通通由这张稚嫩而又美丽脸庞加以表现,不由让人浮想联翩。

    萨姆.门德斯告别奥斯丁后走向自己电影中的男主角凯文.史派西面前,他拍着凯文的肩膀微微问道:“mate,那个女孩你眼熟吗?她是洛杉矶人应该经常出入这样的宴会才对?认识她吗?”

    凯文眉毛微皱,说着萨姆所指的方向望去,看着凯瑟琳的样子描述道:“你是说那个棕发碧眼的女孩儿?长得有点像阿佳妮的那个?”

    “是!不!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说得是她。但她没有阿佳妮的那份纯,相反更美艳更有智慧的气质,她很漂亮但她谁也不像。清纯、明艳,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自信模样,灿烂耀眼。

    你知道……就好像是好似年轻美丽的面孔之下有副历经沧桑却又流光溢彩的灵魂。”

    凯文听着萨姆的描述不住点头,称赞道:“你说得太贴切了,这真是我想说的。她是演员吗?还是模特?要说见过……按理说这样的长相,我应该过目不忘才对。”

    萨姆猛然回头看着凯文,突然眼神复杂的说道:“我突然想起来不久前我有一个朋友也跟我描述过这样的一个女孩,也是在洛杉矶,因此今天一看到她我就想起了这些,印象尤为深刻。我朋友当时引用了莎士比亚的《爱的徒劳》,剧中俾隆是这样形容爱人奥利维亚的……”

    “她娇好的面颊

    集合着一切出众的美质,

    她华贵的全身

    找不出丝毫的缺陷——

    啊,不!她不需要夸大的辞藻。

    待沽的商品才需要赞美。

    ——《爱的徒劳》第四幕第三场230~236行”

    来自莎士比亚故乡的萨姆有些痴迷的背着一句句经典的莎翁台词,常年从事戏剧的凯文也听得如痴如醉,唯有站在一旁的凯文经纪人乔治神色复杂,眼神迷离,晕头转向的全然不知道萨姆在说些什么奇怪话语。

    正当两人自我感动的如痴如醉,乔治还是忍不住皱着眉头开口道:“emm……boys!我虽然不明白也不感兴趣你们说的什么华贵、辞藻、赞美blablabla,whatever。

    但是我的确知道这个女孩是谁,那是K.K!”

    “什么K.K?”

    乔治道:“凯瑟琳.凯贝尔,近来都是以翻译身份出现,她最近在圈子里很出名。”

    “什么圈子?”

    “经纪人的圈子。最开始她是因为一张晚宴照片被业内注意到的,不管你们说什么莎士比亚,灵魂肉—体的奇怪话,她就是漂亮!也因此纪人圈里想要签她的人都蠢蠢欲动。

    而且这女孩是UCLA的高材生,会说好几种语言文学底蕴也深厚,就和她的长相气质一样,相当聪明。只是……唉……”

    乔治双手抱在胸前,眼神复杂的望着凯瑟琳,颇有些可惜的意味。

    萨姆便问:“怎么你没签上嘛?”

    “嗯……没人能签上。”

    凯文:“她不想当演员?”

    乔治:“那倒也不是,总之……”

    萨姆见他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有些急性子问道:“总之什么?不管她演技如何能不能演戏,最起码凭这张脸去当个平面模特对你们经纪人而言也十分赚钱吧?别的不说就我而言,十分喜欢她。”

    “No!”乔治突然转头看着萨姆,义正言辞道:“你不能喜欢她,尤其是不能有那种男人对女人的喜欢。”

    凯文和萨姆听完,异口同声问道:“why?”

    乔治摸了摸额头,有些伤神的解释道:“怎么说呢……首先,她才19岁,萨姆你对她而言有些太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