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票人情

    为首的男人剃着个小寸头,显眼的青皮脑袋看起来像是刚从监狱里放出来不久。

    凯瑟琳有些紧张的看着他们,“你们……我们见过吗?”

    寸头男耻笑一声,夹着大/麻深吸一口,走近后全然对着凯瑟琳的美丽脸庞喷了上去,恶臭的味道让凯瑟琳呛得想吐,她扶着肚子下意识的后退。

    乔治很快走上前将男人往后推搡,一时气氛变得剑拔弩张。

    “你他妈谁啊?小白脸最好识趣一点,再他妈动我一次试试看?”寸头男瞪着西装革履的乔治虽然放狠话却并打算有所行动,毕竟这样的乔治明显是个富家公子,而他们也不想招惹麻烦。

    乔治看着他们倒是眼神平和,直言道:“有什么话就说别动手动脚,如果能放尊重一点解决问题对双方都好。说吧!到底因为什么事情?”

    寸头男看着他丝毫不慌乱的样子,也不再犯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餐巾纸,上面写了不少小字,乔治微微眯眼看了两眼。

    寸头男也单刀直入的说道:“好。你妹妹欠的高利贷已经拖到了两万美元,而且她最近又新借了两千美元,她还不了说让我们来找你,你说等两个月,看在你一个大学生的面子上我们也等了。怎么?现在准备欠债不还吗?”

    “两万?”凯瑟琳想要拿到那张纸巾看个清除,但手还没伸过来寸头男就把纸巾收了回去,反而直言道:“无论是借条还是录音我们都有,这是正经合法的证据,我相信你会做出一个明确的抉择。”

    算上汇率和通货膨胀,这两万美元搁在二十年后折合人民币最少有二十多万,凯瑟琳不清除明明只有十八岁的金妮才刚刚高中毕业,怎么会在外面欠下两万美元的巨债。

    而这事情定然是发生在她失去记忆的那两个月里,金妮不敢告诉父母为此来求助于她,她不知道原主凯瑟琳是怎么答应的这件事情,但可以想象这两万美元的债款或许就是致使凯瑟琳自杀的原因之一。

    这一切先抛开不说,怎么解决这笔欠债才是最主要的,她拼死拼活当了两个月的翻译也才攒下五千美元的奶粉钱,其中两千美元还打给了股票经纪人让他继续加买亚马逊的股票。现在手上不过三千美元不到,而投入股票市场的钱一时半会也撤不出来,即便撤出来了也是杯水车薪远远堵不上这个大窟窿。

    凯瑟琳刚要开口,身前的乔治突然轻笑一声道:“不就是钱嘛!”

    他从西装内袋里抽出支票夹和钢笔,抬头看了一眼寸头男说道:“我给你两万五千美元,支票兑现。”

    “乔治……”凯瑟琳没办法去签乔治这么一个大人情,更别说还是在乔治对她还是有所求的情况下,可乔治并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签上潇洒的名字将支票撕了下来。

    寸头男也没想到今天这笔账会要的这么容易,有些迫不及待的就想拿走这张近在眼前的支票,但乔治却及时收手,他夹着指尖的支票认真道:“但是我有两个要求。”

    “不,先生。是你们欠钱你们没有谈条件的资格!”

    “没有吗?那你们超过法律规定外的高利润是怎么算的?两万美元请个顶级律师或者找个杀手都足够了吧!趁着我们还能友好协商的时候没必要惹火我,不是只有你们才会做这些……昂……怎么说?dirty things!又或者就欠着得了,能拖一天是一天,拖到你们找不到她不就好了?”乔治眨了眨浅褐色的眼睛,一丝风轻云淡的俏皮让寸头男有些失语。

    僵持了半刻,寸头男才道:“All right,有什么条件?”

    “首先,禁止你们再借金妮.凯贝尔一分钱,i mean……一分钱都不行!其次,离开她和她姐姐的家人,别再出现在她面前再来打扰她,understand?”说罢乔治将夹着的支票,轻飘飘的递至在他面前。

    寸头男接过支票后将借条递了过去看着乔治和凯瑟琳,坦然笑道:“我能向你们保证不会再找金妮麻烦,可要是她自己来找我们借钱或者是买海/洛/因,我们没道理拒绝送上门的生意,所以你们也不应当要求我,而是管好她!”

    “什么?海/洛/因?”凯瑟琳几乎是直接喊出了声,怪不得金妮会借钱还借了这么多钱,她这个年纪正是容易学坏的时候,无论是因为小混混的招惹还是因为其他什么,染上毒瘾可不是件小事情。

    乔治只是拍了拍凯瑟琳的后背让她宽慰一些,目送这群小混混离开后,乔治才一本正经说道:“我知道这是你的家事我不应该插手,但这钱一刻不还你们的日子一刻都不会安宁,更别说你如今上着学还怀着孩子。

    钱当是我借你的,算作一个人情,没别的要求还是那件事,希望你成为我代理的演员、模特。其次,我觉得这件事情你应该和家人沟通,这不是可以隐瞒的事情,如果金妮不及时管教以后会势必会犯下更大的错误,你要知道现在高中生嗑药过量致死的可不在少数。”

    凯瑟琳将碎发拨到耳后,心情仍然激动的说道:“O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