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聚会

    “爸爸,我可不是哈利波特!”

    亨利被逗笑,只解释道:“你越来越像你的母亲了,也越来越成熟了,是个既美丽也很有学识的女性,这很重要!”

    “你爸爸是真的很为你自豪!”端着海鲜饭出来的薇薇安也赞同说道。

    凯瑟琳虽然微笑着点头,但不知道听完自己怀孕的事情后他们还能依旧为她自豪嘛?凯瑟琳笑了笑,岔开话题道:“怎么今天你们都在家,这可是少见。”

    亨利同薇薇安并没有答话,两人只是热切的让凯瑟琳先坐下来,还说金妮去找朋友玩了应该一会儿就回来了。

    而蒂莫西自始至终一直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的看电视,亨利与薇薇安夫妻也并没有招呼他来吃饭,一切都是奇怪而又诡异的。

    亨利拿出一瓶红酒来,笑着说道:“你今天回来的正好,我也有些事情想同你说。”

    “上帝保佑是件好事情吧!”凯瑟琳下意识地说着,亨利拿着酒杯的手却缓缓顿住了,他坐了下来看着凯瑟琳问道:“怎么了?是你的生活上出了什么事情吗?”

    凯瑟琳皱着眉头,还是打算先缓缓再说,便只道:“没什么,你们想和我说什么,先说吧!”

    亨利给自己和薇薇安倒完酒,斟酌再三还是没能开口反而是一旁的薇薇安果断说道:“亨利,我们得告诉她!”

    薇薇安喝下一大杯红酒,直言说道:“你父亲失业了,你知道我自从生了金妮和蒂莫西后就不上班了,所以我们家现在是破产的状态,你爸爸和我上个月已经去银行申请了破产手续。我们想你的成绩一直都很好,奖学金应该足以支撑学费吧?”

    “你是我们家最有出息的孩子,凯瑟琳你一定要好好生活,以后不要像我这么无用。”亨利惆怅的低着头,显然不知道该如何同自己的女儿解释这样的事情。

    凯瑟琳却实在有点不能理解,怎么突然好好的就失业了呢?她的记忆里父亲是个小有名气的摄影师啊!甚至还经常帮好莱坞的一些名流晚宴拍人物照,裁员也裁不到他啊!

    “为什么会这样?您不是一直都很……”凯瑟琳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薇薇安就义愤填膺的说道:“一定是个圈套凯瑟琳,你爸爸是受邀帮几个女孩拍模特公式照的,他当时明明看了那些女孩子们的驾照,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回来就接到了监护人的诉讼,说他猥/亵那些女孩……”

    这话一出口,一时之间屋子里鸦雀无声,凯瑟琳撑着脸颊思考了一会冷静说道:“爸爸,你做了吗?”

    “当然没有!”亨利情绪有些激动,不自觉地大声喊道:“God!我就不应该和你说这事的,连你也不相信我吗?”

    凯瑟琳微微吸了口气,靠在椅背上看着亨利道:“这不是相信和不相信的问题,我希望您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这事关您的清白,我知道你被问了很多遍了,但还会被问更多遍的。

    做了还是没做?”

    “没有!”亨利眼神坚定的看着她,再一次答道:“当时并不是我一个人在场,介绍这个活的经纪人,那些女孩们的经纪人兰博斯也在场的,只是自从事情发生后我根本联系不到他。我……我不知道他们到底为什么要这样……,我根本也没有得罪过他们,这本来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而已。”

    亨利惆怅的说着,双眼因过度的疲劳而麻木无光。薇薇安虽然拍着他的后背企图给他一些安慰,但事实上她自己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凯瑟琳拿出电话,道:“先找律师吧……”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薇薇安打断道:“不!不能找律师,这件事情不能对簿公堂,让其他人知道了你爸爸以后在整个洛杉矶永远都做不下,还有邻居朋友们他们会怎么看你爸爸和我们?我们已经达成和解了,我们已经筹了二十万美元给她们了,后面只要再……”

    “再给多少?”凯瑟琳扶着额头有些不自觉的发起了火,“她以后要多少你们就得给多少,无论是个圈套还是单纯想敲诈,这都是个无底洞知道吗?没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承认呢?我真是不明白,爸爸!你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答应,事已至此……别再给一分钱了,这件事情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凯瑟琳看着手中的电话,她本来是想打给菲比问问有没有什么认识的好律师,可事情闹得这个地步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处理得了的,以她现在的人脉其实能找到的也只有今天刚认识还欠了他两万美元的乔治.奥维茨了。

    她好像真的……就这么被命运推搡着踏上了同一条路。

    当然她也可以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当然最后的结局也大概就是金妮磕药过度致死,亨利和薇薇安夫妻被人一直讹诈走投无路而已……可真到了那个时候,那些人诈完了他们也不会放过自己,逃避是没用的,因为他们是一家人,谁也不可能轻易抽身。

    既然如此,只有一起解决吧!

    凯瑟琳刚想开口,玄关处传来金妮的声音,十分兴奋的叫喊声:“凯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