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乔治

    “Enough!”亨利突然大吼一声,直接一巴掌就甩在了金妮的脸上,颤抖的手掌和涨红的脖子无不透露出他有多生气。

    可金妮却并不害怕,反而扯着脖子道:“我也是爸爸的女儿,你为什么就这样对我?她怀孕了,我吸|毒了,有差别吗?只知道打我?爸爸你自己有做什么好事情嘛?这个时候开始教训起女儿了?”

    薇薇安在一旁哭的泣不成声,凯瑟琳叹了口气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这笔钱是我借的我本来是希望能尽快还给人家的,但看家里这个情况也是不大可能了。”

    “凯特你放心,这笔钱我会尽快筹给你的。”薇薇安抹掉脸颊上的眼泪。

    凯瑟琳只是道:“没关系,还是先送金妮去戒/毒疗养院吧!最后还有一件事情是关于蒂莫西的,他一直都在被校园欺凌,他身上的伤疤大大小小一直就没停过,我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这件事情。我希望能尽快给他转学,或者……”

    “我不想上学,我讨厌他们。”蒂莫西冷冷说了一句,“我去便利店做收银做什么都好,凯瑟琳你不是怀孕了吗?我去照顾你也很好,我只希望能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家。”

    蒂莫西这话一说出口后又是长久的沉默,凯瑟琳微微叹了口气拿起了电话,她道:“我得打个电话给朋友,让他帮帮忙处理爸爸的事情,这件事情不能和解,得从源头解决,否则只会永无宁日。”

    凯瑟琳说着向门外走去,她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还没等翻出名片蒂莫西突然也走了出来,他并不说话只是静静坐在自己的身边。

    凯瑟琳再三犹豫,望了一眼身后的木门,越来越大的争吵声让人心意烦躁。她突然有些好奇这样多的麻烦事她得给乔治挣多少钱才能还清,而面对怀着孕的自己乔治又有多少耐心等她呢?

    凯瑟琳摇了摇头,拨通了电话。

    “是我,凯瑟琳!我可能要继续再欠你人情了……”

    “你打电话给谁?”

    待凯瑟琳挂断电话,坐在她身旁的蒂莫西转头问道,他将脸埋在臂弯里只露出一双浅蓝眼睛,他试探道:“是孩子的父亲嘛?”

    “Nope!事实上,我并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凯瑟琳浅浅笑了笑,她看着蒂莫西道:“可是我仍旧无比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

    “你真傻!”蒂莫西淡淡说着。

    凯瑟琳却只是反问:“你不傻吗?你还小为什么不上学,如果不上学你以后都做什么呢?”

    蒂莫西没有回答,他也没有想好,只是想快速逃离这个不断带给他噩梦的地方仅此而已,他摩挲着双手倒说出了一句非常有道理的话。

    “不是所有的少年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即便有也不一定能够实现。”蒂莫西缓缓说道,凯瑟琳不禁回想起今天宴会上制作人劳拉对她说过的话,而仅仅只有半天却已然应验。

    屋子里仍旧吵闹不断,伴随着巨大的摔门声,金妮走了出来。她本就苍白瘦削的脸庞,因为哭泣泪水晕开了廉价的眼线液,整个人以一种衰败而又诡异的姿态出现在他们面前,她嘲讽的笑着:“well满意了?他们让我滚出家门你满意了?凯瑟琳你现在是爸爸妈妈唯一的宝贝女儿了,慢慢享受吧!”

    说罢金妮就要走,凯瑟琳却连忙拉住了她,道:“什么叫让你滚出家门?你应该去戒/毒所金妮。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为什么会染上毒/品,不管你做什么工作,但我想没有任何一个工作需要染上毒/品的人吧?”

    金妮强忍着泪水,但终究还是因为年纪小不争气的哭了出来,她嘶吼道:“你懂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毒/品的伤害吗?你以为我就那么喜欢那些恶心东西吗?我发誓我最开始只是喝醉了酒,我……我不知道自己醒来怎么就吸了那些东西,你知道那些人他们是怎么对我的吗?我……”

    仅仅只是这几句话便让她觉得有些语无伦次,凯瑟琳却还是从这些颠三倒四的话语中获取了一些有效信息,金妮大概是因为交错了朋友而被连哄带骗的吸了毒,等到她成了瘾借钱种种不过是被人牵着鼻子走了。

    凯瑟琳仍然握着她的手腕坚定说道:“去戒/毒所吧!我会找人为你安排的,反正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先把该清理的都清理掉,好好去治疗,治疗好了再做别的人生打算吧!”

    金妮伸出另一只手随意抹掉脸上的泪水,强硬的甩开凯瑟琳的手腕,“管好你自己吧!我已经欠了你这么多钱了,我还敢再欠嘛?凯瑟琳,我谁也指望不上,但总有一天我会靠自己把一切错误纠正,让我的人生重新走上正轨的。至于爸爸妈妈,我还能说什么?他们已经当没有我这个孩子了。”

    说罢她便往前走去,走到院门口时还是停了下来她看着凯瑟琳,淡淡笑道:“凯瑟琳谢谢你,我不该那样对你说话,我只是……生气,生自己的气,你的状况并不比我好,我已经给你添了很多麻烦了,照顾好自己吧!”

    金妮说的很对自己的境遇并不比她好到哪里去,而很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