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乔治

确实也只能靠她自己,如果她没有戒/毒的决心送她去再好的疗养院都没有用。

    凯瑟琳看着她决绝的目光只是道:“你也是,金妮!如果坚持不下去就来找我们,我们始终是家人。”

    “谢谢凯特,谢谢你。”金妮低着头说完便转身离去。

    蒂莫西追了上去,凯瑟琳不知道他拉着金妮说了什么两人只是拥抱了一会儿便各自分开,只剩下蒂莫西站在原地目送金妮离开了。

    也许是因为传统中国式的父母她见的太多,以至于面对亨利和薇薇安这样的父母凯瑟琳实在是有些不能理解,连吸/毒这样的大事他们也不在意甚至断绝关系就让孩子自己去处理,可年仅十八岁的金妮如果真的能处理这些事情又怎么会染上/毒/品呢?

    凯瑟琳一直和蒂莫西等到了深夜,乔治才带着几位西装革履的律师来到了家门口,他急匆匆的走进看到凯瑟琳后才如释重负道:“凯瑟琳,God!你还好吧?我很抱歉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谢谢你乔治,其他的事情我们稍后慢慢谈吧!现在只能麻烦你处理这些事情了,我实在是……”凯瑟琳缓缓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看着他。

    乔治微微转头看着身后的律师们道:“这些就交给他们吧!华盛顿律师的团队和我们家族关系匪浅,你知道我爸爸和迪士尼1.4亿美元的遣散费就是他们谈下来的。”

    为首的华盛顿律师看着凯瑟琳微微点头,笑道:“这样的敲诈小官司我们通常是不会接的,看在乔治的份上我们愿意帮您这个忙,你只要相信我们跟随我们的提议就好,以我们的人脉我相信这件事情根本用不着上庭就能够解决。”

    凯瑟琳微微点头,“谢谢各位,请进吧!他们在里面,详细的情况恐怕你们得问他们。”

    华盛顿拍了拍乔治的肩膀就带着团队走了进去,凯瑟琳看着仍旧坐在阶梯上的蒂莫西喊道:“蒂莫西去收拾收拾东西,如果你还想和我一起走的话!”

    蒂莫西听了他这话连忙起身,头也不回就进了房子里收拾东西,这一起身反倒让乔治感叹道:“OMG,他真高!他才多大就这么高了?怎么他要和你一起走吗?”

    凯瑟琳叹了口气道:“恐怕是这样了,我能说什么他们都不愿意上学。”

    “不上学也没什么,我来给他安排个工作好了,别担心!我爸爸的老对手大卫.格芬不也是辍学去工作的吗?靠着个自己编的假学历混的风生水起,比我爸爸强多了。你看看他,被迪士尼踢出来后干什么什么不行……”乔治淡淡笑着,显然他的心情很好。

    虽然不该这么说,但他倒是有些感谢凯瑟琳家里发生的这些变故了,否则她哪里会这样快改变心意。

    但同时对也算经历过风雨的乔治来说,他始终有些疑心这些变故,桩桩件件如此巧合的都堆在一起发生,实在是有些……过于的巧了,而他始终相信这世上真正的巧合少之又少,就怕是有人站在幕后制造这些巧合。

    乔治并没将自己心中的疑虑说出口,他只是站在门口静静等着凯瑟琳同蒂莫西与父母告别完,接过蒂莫西手中的箱子才道:“Young Boy!你的名字叫蒂莫西是吗?”

    蒂莫西始终低着头羞涩的点了点头,可忙着放行李的乔治哪里注意到这无声的回答,他也并不在意的继续说道:“你这样高的个子和纤瘦身材不去当模特真是可惜了,既然不上学了总得想办法赚钱生活吧?幸好你遇到我了!”

    说着他摸了摸仍旧站在车门旁的蒂莫西,少年瘦削的脸颊被成年人粗粝的指腹捏出了两道红印子,蒂莫西第一次被成年男人这样调侃的“欺负”,藏在卷发里的耳尖瞬间变得通红,像只怕人的猫一样,他悄然抬头撇了乔治一眼很快又低下头装作无事发生的上了车。

    乔治却并不在意地笑了笑,自顾上了驾驶室后还兴奋地提醒着蒂莫西道:“小朋友你得把头抬起来,要学会傲视所有人,无论别人怎么看你千万别低头,低头就是输家,这是我爸爸教给我的道理。”

    “要你管……”蒂莫西小声嘟囔了一句,分明是嫌弃的语气,少年一双眼睛却注视着后视镜里的乔治不曾移开。

    而此刻正沉浸于买一送一喜悦之中的乔治,全然没有注意到来自后方的视线,只是仍旧大大咧咧的笑道:“oh~Kiddo(小伙子。亲昵爱称)!我们走着瞧。”

    作者有话要说:凯瑟琳并不是什么圣母,也没有那么爱帮助人,只是却不愿意看着家人身陷囹圄,甚至被毒/ 品害死。她始终是成长在幸福家庭里,被人爱的孩子,也因此始终善良,对人以爱。

    希望大家都能成为这样的人,自信、爱人、被人爱且永远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