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LA

    查克愣了愣,没等答话心里已然被这个年轻女孩的主动与笑容会心一击。

    等待录像机调试机位的过程中,凯瑟琳拿起咖啡勺轻轻搅拌着已经冷掉的咖啡,她已然进入了状态。

    不得不说看过这部剧多少是有些优势的,最起码脑海里有个完整的呈现框架,她只要用自己的天份和经验填充使它饱满生动就足以打动别人。

    她当初看这部剧的时候有留意过演霍莉的演员,大概因为是个新人,演技其实相对生涩并没能让人记忆深刻。

    现在看来想必是因为霍莉这个角色在第二集中就被查克写死,遂而导致今天来试镜的这位性感安妮嫌弃戏份太少放弃了演出。

    如果是这样,那么演霍莉的新人演员很可能是临时救场而来,由此种种有所欠缺也是自然。

    但自己呢?

    她不是真的新人演员,也不是真的只有19岁,她已经演了几十年的戏了,她一生的事业都在于此,害羞、青涩、紧张、害怕,这些情绪都不该也不会存在在她的身上,即便她现在没有了顾苑的光环与荣耀。

    “准备完毕,可以开始。”

    随着摄影师声音落下,她的第一次试镜拉开了序幕。

    凯瑟琳放下了手中的搅拌勺,她缓缓靠向椅背,一双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却又没说出什么,转而讪笑了一声方才开口说出台词:“listen……我得说实话……”

    惴惴不安的霍莉脸上仍然是单纯的笑容,她因为自己来到这里感到抱歉而又无可奈何。她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杰瑞,手指不断摩挲着指节淡淡道:“其实这不是我想要的工作,是我妈妈强迫我来的。”

    她轻笑一声,看着杰瑞说:“她是交通部的上尉……”

    霍莉对自己如何空降CSI毫不隐瞒,她微微抬手将额前细发挽到耳后,属于学生的青涩和坦诚,对于工作生活的不适应让她习惯性的为自己的双手找些事做进而缓解这一刻的不安。

    “事实上,她永远不可能离开交通部。”霍莉摇了摇头,不甘却又无可奈何的苦笑着道:“所以我由始至终实现的都是她的梦想,而不是我的……”

    话音落下,昏暗的光线打在凯瑟琳的背后,她轻咬着下唇仍旧是一副若有所思、心事重重的样子。

    少女棱角分明的一张脸在光影下凝滞,她微低着侧脸,秀发拂过稚嫩肌肤方才露出那修长的脖颈,像极了奇美高贵的天鹅。

    也许是饱读诗书的知性,也许是重拾舞者的气质,她只是那样静静地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就已然像极了一尊雕塑,一尊全然展现少女慧与美的古希腊雕塑。

    “THE END !”凯瑟琳微微开口,很轻的一声,所有人不愿惊扰的美丽画面就这么被女主角自己欣然打碎。

    她站起身将椅子重新拖回原地,脸上洋溢着自信而又开朗的笑容,再不是前一秒她所演绎的那个不安而又烦恼的霍莉。

    她抽身得如此之快,让杰瑞有些感叹不已,他不禁怀疑这真的是个没演过戏的孩子吗?即便她是方法派,不做情感投入,但以她的资历和经验又怎么可能不受情绪分毫影响呢?

    一旁的查克倒是没有杰瑞这么多心思,他只是单纯高兴或者说是喜出望外。谁也没想到汤姆千挑万选的陪衬对象,不仅长得比安妮美丽高雅而且更有内涵和深度,甚至在表演上炉火纯青都胜过很多入行的演员。

    所有人,始料未及。

    只有查克,幸灾乐祸学着汤姆之前的口气,嘲笑道:“well well well!真是太棒了!要我说,这才是表!演!不是吗?汤姆?”

    凯瑟琳对于自己的第一次试镜不能说百分百满意,但至少发挥了她应有的水平,为此她对这场不可能胜出的试镜并没有任何失望。

    “凯贝尔小姐,请留步!”嘈杂的走廊外传来制片人杰瑞的声音,来往的工作人员和准备离开的试镜演员也都纷纷驻足,向他们看去。

    杰瑞微微喘着气,笑道:“凯瑟琳?”

    “yeah?”凯瑟琳看了看手表,离她上课的时间不到一个小时了,凯瑟琳皱眉道:“不好意思先生,但我还急着去考试,所以有什么话可以长话短说吗?”

    杰瑞摊手问道:“UCLA?”

    只等凯瑟琳点了头,他便拍了拍凯瑟琳的肩膀往外走道:“come on kiddo!我载你一程。”

    没等凯瑟琳拒绝,杰瑞已经走到电梯口催促她了。

    洛杉矶的交通一贯拥堵,再加上临近圣诞节很多上班族也开始陆续放假,这座充斥着娱乐与度假的城市更是车水马龙。

    “啧!又是一个红灯。”杰瑞拉下手刹,他转头看着近在咫尺地凯瑟琳。

    阳光掠过棕榈树叶的影子半明半暗地投射在她的脸上,青春少女的胶原蛋白和唇红齿白永远让人羡慕,凯瑟琳歪着头因为刺眼的阳光微微蹙眉,或许是因为身旁的目光太过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