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阿莫多瓦

    看着斗嘴的两人凯瑟琳无奈摇了摇头,道:

    “Boys,好好照顾自己,别太幼稚了可以吗?”说罢,凯瑟琳便将话题引回汤姆.福特打来的电话上,她淡淡问:“所以汤姆.福特这通电话不仅是个慰问,还同时邀请了你去面试YSL的模特?”

    蒂莫西:“是的,所以我才这样兴奋。汤姆说我那天给他的印象很深,所以……”

    乔治:“你都摔在人家身上了,他印象能不深吗?”

    蒂莫西听了这话简直像只炸了毛的猫,要不是乔治仍旧是他和凯特的老板,只怕蒂莫西现在就能打来车门把他踹下去。蒂莫西极其痛恨乔治这张能言善辩又欠收拾的嘴,总能在无形之中将人惹火,真是比什么都可恶。

    凯瑟琳对于乔治这种无聊幼稚的逗小孩行为早已经见怪不怪,再说长期遭受校园霸凌的蒂莫西一直疏于与人交流也十分需要这样的挑衅,即便被惹得气急败坏也是一种回应,总好过他以前一言不发默默承受要好。

    事实上也就是蒂莫西每次被惹得气急败坏乔治才觉得有意思,无论是成熟的男人还是年轻的男孩在这类毫无意义地斗嘴事上根本没有区别。

    “蒂莫西你对时尚设计有兴趣吗?”凯瑟琳伸手拍了拍前面的蒂莫西问道。

    对于年纪尚小的蒂莫西来说,凯瑟琳始终觉得他还是得继续学习的,如果能学习自己感兴趣的专业那必然对他以后的职业目标是有好处的。经过这几个月的模特培养,凯瑟琳很明显能感觉出相对于走秀的模特,蒂莫西显然更专注于时尚本身。

    其中尤以刚才提到的汤姆.福特这类设计师为重,这也让凯瑟琳觉得或许蒂莫西能从事与此相关的学习。

    蒂莫西听了这话微微一愣,并没有立马回答,很明显他听懂了凯瑟琳话里的意思,略略思虑后才道:“ I like it,时尚是一种人生态度的表达,不需要说只是让人看见就明白了。我喜欢这样的表达方式,很有趣。”

    “OK,祝你好运蒂莫西,YSL哇哦!”凯瑟琳并没有把话题继续下去,反而以美好的祝愿轻松结束这个话题。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强势的人,也没有什么控制欲,更何况蒂莫西也不是她的孩子只是她的弟弟。她始终认为像蒂莫西这样迷茫的年轻人需要的只是适时提醒而已,而她能做的也只是为蒂莫西理清思路罢了。

    更何况自己的生活还是一团乱麻,下了飞机没多久凯瑟琳就接到了《犯罪调查现场》制片人杰瑞的电话,很遗憾她并没有得到那个角色,还说会为她引荐几位制片人让她再去试试别的剧。

    杰瑞的语气十分疲惫和失望,很明显不仅仅是因为凯瑟琳没有得到角色这样简单。

    因为杰瑞、查克两人不肯为副总裁汤姆塞进来的女主角做妥协,这部剧的待遇也从最初的大受重视而一落千丈,制作费不断被削减也就算了,剧本数次被恶意否回,导致拍摄期也一再延期,原定的试播集拍摄已经遥遥无期了。

    凯瑟琳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试镜会以这样的方式无疾而终,她原以为自己重生之后掌握了信息先机又是重操旧业,再加上这副好面容和好莱坞白人优先的种族优势,演艺事业必定有如开挂,事事顺心、名留影史才是。

    哪里料到还不如上辈子的顾苑,顾苑自出道作就搭上了大导演马丁.斯科塞斯和纽约甜心制片人珍妮.陈及她背后的阿斯特若影业,她一个黄皮肤的中国人反而在好莱坞一帆风顺。

    但凯瑟琳没时间自怨自艾,圣诞节临近对洛杉矶好莱坞来说也意味着奥斯卡临近,所有的影片也就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一场场的宣传公关本就让人心力憔悴,更别说凯瑟琳负责的那部西班牙影片《关于我母亲的一切》进入了最佳外语片提名的短名单,离获奖就就更近一步。

    在奥斯卡公布提名前的周末前,按照惯例学院一如往常在洛杉矶、纽约、伦敦组织3个提名工作组,其中洛杉矶20人、纽约和伦敦各10人。各工作组将利用提名前的这几天时间,观看短名单中的9部影片,然后进行匿名投票,得出5部最佳外语片提名。①

    今年公布提名的时间定在了来年二月,虽然时间还长但CQ的公关工作却早早就做起了准备,12月底起就开始运作一场场影评人的试映会、酒会、私人宴会和各大品牌的慈善晚宴活动。

    凯瑟琳作为翻译的工作仍旧需要同步进行,今天的慈善酒会也毫不例外。但没想到的是凯瑟琳到了试映会现场才接到通知说奥斯丁.阿莫多瓦因为身体问题不能出席,而导演佩德罗阿莫多瓦的英语虽然不算精通但也足够交流用了,她这个翻译反倒没了用武之地。

    宽大的红色天鹅绒礼裙并不能完美凸显凯瑟琳的身材,但却能给予腹中孩子的温暖也让他安静地藏在母腹安享天地,棕红色的长发卷起后用夹子固定在脑后,她坐在后座中仍旧在等待公关公司那边的消息。

    车窗玻璃上开始微微溅雨,对洛杉矶来说这不过是再小不过的一场雨,凯瑟琳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