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阿莫多瓦

有些出神地望着,尽管外面的世界被闪光灯所笼罩是如此的光鲜亮丽,可这小小的车内始终安宁。

    “啪嗒……”车门缓缓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件黑呢大衣,凯瑟琳抬头看见导演佩德罗一手撑着黑伞,一手开着车门道:“女士,今天我不需要翻译,我需要女伴!”

    本可以就此离开的凯瑟琳还是抱着也许能遇上孩子爹的想法留了下来,距离预产期越近她就越希望能尽快找到丹尼尔,没有原因她只是这样希望。

    凯瑟琳笑了笑,仰起头明媚道:“我想我能胜任这个工作,先生。”说罢她便缓缓下车,即便面对再多的镜头与灯光她仍然不慌不忙,挽上了佩德罗的手肘她才说道:“很荣幸先生,我热爱您的电影。”

    佩德罗.阿莫多瓦西班牙最著名的导演,可以说是一手捧红了安东尼奥.班德拉斯和佩内洛普.克鲁兹两大西班牙影星的名导,创作出《痛苦与荣耀》、《关于我母亲的一切》、《对她说》、《不良教育》、《吾栖之肤》等诸多名片。

    对于像凯瑟琳这样的恭维话,他听得实在太多,佩德罗并没有什么回应反而看着她身上的红裙评价道:“我喜欢红色,很热烈,很漂亮。和你给我的印象一样。”

    凯瑟琳挽着他,并没有抬头看向摄像机,只是迈着步子缓然向前笑道:“切肤鲜血的红嘛?先生……红色是生命的颜色,我只是喜欢活着罢了。”

    “我喜欢你!”佩德罗微微停顿看着她道:“显然我哥哥对你的评价过于不诚恳了。”

    对这位已经出柜公开自己喜欢男人的佩德罗.阿莫多瓦,凯瑟琳当然知道他口中的喜欢不是字面意思,但她仍然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你这是什么表情?你难道不喜欢我吗?”佩德罗看着她不经意地表情好笑的问道,凯瑟琳却只是笑说:“我喜欢您的电影,对于您……我们才刚见面没有两分钟呢!说喜欢太早了,如果您指的是一见钟情的喜欢,那我显然更喜欢安东尼奥.班德拉斯,他是完美的!大帅哥!”

    凯瑟琳俏皮开着玩笑,佩德罗喜欢凯瑟琳真实而又不疏离的情感,这让他觉得亲近不做作。

    佩德罗也学着凯瑟琳撇嘴的样子,淡然道:“真遗憾,安东尼奥已经结婚了。”

    “Damn it !”凯瑟琳笑着感叹道,重生都没敢上好时候,就应该再早个十年好将这个西班牙最性感的男人,唯一的拉丁情人拥入怀中绝不罢手才对。

    佩德罗看着凯瑟琳调皮而又遗憾的笑容,禁不住开怀大笑,动静之大甚至让记者和相机都围了过来。

    洛杉矶的雨中,橘黄色的灯光就投射在两人身后,她珊瑚绒的红色礼裙显得神秘而又庄重,昂起的脖颈像天鹅优美沉静,而她的笑容却无比灿烂耀眼。白齐的牙齿毫不羞涩去展示自己的美,弯起的嘴角娇俏自然,碧绿的眼眸高贵而又热烈。

    这一刻的她美丽无比,以至于全洛杉矶的娱乐小报将这张照片都打在了头版头条,而标题更是吸引人:

    #阿莫多瓦新任缪斯女神,有望替代佩内洛普#

    ——

    “你做什么了?阿莫多瓦邀请你出演下一部电影了?”凯瑟琳凭着感觉在黑暗中接通了电话一句话没说,对面的乔治就抛出一堆问题,直吵嚷的她头疼,一股莫名邪火直接涌上了心头,压得她喘不上气。

    “奥维茨先生需要我提醒你一下,洛杉矶和纽约有时差吗?现在洛杉矶才五点多好吗?清晨五点多!阿莫多瓦?阿莫多瓦都不知道我是演员!前天的宴会我也是以翻译的身份陪同前往的,还想听更坏的消息吗?

    《犯罪调查现场》的角色我没拿下来,我的试镜一点不成功,我是个失败的垃圾演员,我做不好每一件事情,连最擅长的事情我都做不好了,我现在没有光环没有名气了,我什么都不是根本不值得你投资。”

    凯瑟琳对着满屋黑暗,用力吼了出来,眼泪不自觉就流了下来,失败的试镜和被拒绝的简历让她不禁一次次地怀疑自己,顾苑的成功有多少是因为运气是因为傍上了珍妮.柯特莱西和阿斯特若影业,而又有多少是因为她自己的演技和观众缘呢?

    还有越来越明显的孕吐,孩子挤压膀胱及五脏六腑的压迫感,这些生理上的烦躁也让她的情绪更加不稳定,更重要的是她依旧没有找到丹尼尔,无论是哪个宴会,无论是姓什么的丹尼尔,那个黑发蓝眼睛的男人突然就彻底消失再不现身了。

    电话里安静了很久,久到凯瑟琳自己吸了鼻子擦干眼泪,乔治才道:“冷静点凯特,后天的试镜难道不想参加了吗?”

    “什么试镜?”

    “咱们说好的啊!《威尔与格蕾丝》,你的简历顺利通过了初选,怎么?失败过几次,就连自信都没了吗?”

    凯瑟琳抹去泪痕,坚定说道:“当然不是,是我的角色我永远不会让它溜走。”

    作者有话要说:1处是选段资料选取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相关资料。

    快过年了,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