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or罪犯

    凯瑟琳趴在楼梯上往下看去,只见一个典型日耳曼人长相金发碧眼的年轻男人西装革履的站在楼下,他胳膊上搭着价值不菲的毛呢大衣,笑盈盈的看着凯瑟琳。

    可不知为何,凯瑟琳只觉得一阵阵的心悸,浑身上下像带了刺骨的寒意一般。

    她很明显的能感觉到这具身体本能的,无比惧怕他,而凯瑟琳望着楼下的男人却根本想不起来他是谁。

    男人见她滞愣的样子,笑了笑便缓缓走上了楼,他另一只手优雅的插在口袋里,挑眉笑道:“真的是你凯瑟琳,好久不见了现在变化这么大吗?还染了头发?我还是喜欢你本身的发色,美丽而又香甜!怎么了宝贝,看见我这么惊讶?我可没有什么改变啊!”

    “宝贝?”凯瑟琳疑问道。

    男人闲庭信步的走到她面前,他微微歪着头,十分自然的便要抬手抚摸凯瑟琳的脸颊,凯瑟琳连忙推后一步,心跳加速的让她自己都控制不住。

    她怎么会如此害怕?

    男人见她后退,脸上的笑容很快显示,转而只是阴冷的说道:“怎么?宝贝,现在又不是哭着跪着求我的时候了?我好伤心啊!亲爱的!怎么睡了我就翻脸不认人呢?”

    “睡……”

    凯瑟琳喘着气,活像条离开水面的鱼。她一切的生理反应都是来自于身体本能的害怕,能让原主身体如此害怕的人。

    或许……就是害死她的凶手吧?

    就在此时,玛丽昂突然从中庭走出来,她笑着看向他们,只说道:“罗切特亲爱的,你怎么来了?见过凯瑟琳了吗?她就是我常提起的女儿凯瑟琳。”

    罗切特?罗切特.希尔顿。

    凯瑟琳看着面前这个装作无事发生,只同自己第一面相遇的男人,上一秒还阴森的表情此刻已然无影无踪,只剩下和善的笑容。

    原来是你啊……杀人凶手!

    “很高兴认识你,凯瑟琳。”罗切特保持着礼貌的距离和笑容,说罢便直接走向玛丽昂同她贴面亲吻。

    凯瑟琳冷冷看着他热情的样子,突然觉得他和玛丽昂比自己和玛丽昂,更像一对有血缘的亲子对象。

    玛丽昂并没有察觉出凯瑟琳微妙的表情,只是热情的同凯瑟琳介绍她这位继子。

    “凯瑟琳,来!罗切特是妈妈在希尔顿家族里最喜欢的人,他可懂事了,也很有才华,我敢打赌说他将来一定是希尔顿家族的领头羊。”玛丽昂亲切的拍着罗切特的肩膀,亲昵的样子真像是一对亲母子。

    凯瑟琳敷衍笑了笑没说什么,反而是罗切特侃侃而谈笑着道;“玛丽昂太夸张了,我哪有你说得这么好。”

    玛丽昂却努着嘴笑道:“哦~罗切特你就不要谦虚了,你只会比我说得更好。”说着还转头看向凯瑟琳道:“对了,你想去的那个硅谷交流会也是我拜托罗切特才搞来的邀请函。”

    凯瑟琳微微一愣,倒没想到这事儿居然是玛丽昂找罗切特办成的,然而更没想到的是……

    罗切特道:“顺手的事情不算什么,反正正好我也要去,只是没想到凯瑟琳会对这样无聊的交流会感兴趣,不知道凯瑟琳是对什么项目或者哪位科技新贵感兴趣呢?”

    凯瑟琳沉默着并没有回答,玛丽昂却笑道:“该不是我们小宝贝的爸爸就在其中吧?”

    “小宝贝?”罗切特滞愣问道。

    一旁的玛丽昂笑着说道:“哦!你还不知道吧……我们凯瑟琳怀孕了,我就快要当祖母了,罗切特你也要当舅舅了哦!”

    “什么?怀孕了?”罗切特惊讶的喊出了声,这过于强烈的反应实在不是一个初见的前继兄应有的反应。

    罗切特甚至连手腕上搭着的围巾滑落到地上,他都根本没注意到。

    凯瑟琳看着他冷下来的脸,明显能感觉到罗切特对于这件事的反应实在有些不对劲,上一秒还在假装谈笑风生的罗切特自听到这个消息不仅整个人都冷了下来,一双眼睛直直望着自己。

    凯瑟琳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她看着自己的眼神里充斥着一股冷冷的恨意和怒气。

    难不成……他以为这孩子是他的不成?

    如果是这样……那他说和自己上床的时间也就是确定在凯瑟琳失去记忆的那两个月,甚至可能就是在原主自杀不久前,那么这个孩子……

    凯瑟琳突然觉得心头一凉,该不会这个孩子……

    她没敢再想下去,她一直坦然面对这是丹尼尔的孩子,丹尼尔是她自己亲自选定的人,就算只是一夜激情那也是自己自己选择的结果,至少在约书华诞生的那刻是快乐而开心的。

    可如果是面前这个只会让自己感到胆寒的人,感到恶心的人……那么自己所期盼的一切都只是一个谎言,甚至连同约书华的到来都真的只是一个让她感到恶心的存在了。

    因为她百分百确信,凯瑟琳绝对不喜欢面前这个罗切特,而罗切特口中的那次欢好,就只有两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