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

    “你可真是普通而又自信,怎么以为是个女人就要对你投怀送抱?即便真是如此,人家也不是看重了你的人,而是你家的钱不是吗?

    放心!我恶心死你了!才不想和你沾上一分一毫的关系,当初是为了什么才让你奸计得逞,都是你逼我的!”

    凯瑟琳下定了决心要诈一诈罗切特,毕竟谁都不知道她不是原主凯瑟琳,只要自己咬定了让他恼羞成怒,他自然会露出些马脚来。

    “我逼你?”罗切特不可置信的问着,下一刻便是更愤怒的说道:“是谁跪着求我让我借钱的?这是你借钱的代价,看!你就是这么个不知羞耻的婊—子!”

    凯瑟琳伸手便是一巴掌,直接甩了上去,她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父亲被辞职,妹妹被染上毒—品,被借高利贷,这些不都是拜你所赐吗?真以为我还是从前那个傻子不成?

    你让我和我家人收到的伤害,我以后都会一件一件还给你的,罗切特.希尔顿。”

    说罢凯瑟琳再不看他一眼,头也不回就走了。

    而直到出了门凯瑟琳才缓缓呼出了一口气,果不其然是罗切特威逼原身的,至于这么一个高贵的公子哥显然不会对凯瑟琳这么个邋遢的书呆子感兴趣,更不会有什么玛丽苏的浪漫故事。

    就算他对原身感兴趣,想必也是为了玛丽昂,凯瑟琳敢肯定罗切特是在报复自己和自己的身边人,如果究其源头一定是玛丽昂。

    凯瑟琳快步走出门,迎面而来的是纽约逼人的寒意,她望着门外匆忙的行人微微愣神。

    这里总是同度假胜地洛杉矶不一样的,生活在纽约的人即便在圣诞假期也是忙忙碌碌永不停歇,而此刻为了真相和金钱同时奔波的她更是如此,感同身受。

    她长长呼出一口白气,明明身体紧绷的要命,可心里却十分坦然,她一点也不怕罗切特,她说的每一句话也都不是充场面的狠话,她是下定了决心要让这个公子哥付出代价的。

    当然,如今有件更紧要的事情,得去验约书华的DNA。

    凯瑟琳微微解开脖颈处的围巾透了两口气,正在犹豫要去哪儿的理清思路地时候,口袋里一直安静的诺基亚却突然响了起来。

    她接起电话,道:“这里是凯瑟琳。”

    “Hi,There……凯瑟琳还记得我的声音吗?”

    熟悉的英伦腔,低沉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仅仅在他说出那句“hi there”的时候凯瑟琳只觉得连心都停拍了一秒,明明只是一个有过短暂交集的男人,如今却不知该如何收场。

    “丹尼尔?丹尼尔.克雷格?”

    电话传来低沉的笑声,“Finally,我还以为这辈子都再见不到你了,Anyway……杰森.贝特曼你知道嘛?他通过我的朋友给了我这个号码,我……嗯……”

    “是的我知道的,是我拜托他联系你的。”凯瑟琳拢了拢头发,明明知道电话那头的人看不见她,却还是觉得有些紧张。

    她道:“你什么时候来美国,我想和你见一面,希望这个提议不会太过分,毕竟当初是我……”

    “一走了之?”丹尼尔温柔的笑着,淳厚的声音只是道:“凯瑟琳,杰森说你在纽约,我现在也在这儿。见面吧!就现在!我是说……现在!可以吗?你在哪?我来找你。”

    凯瑟琳并没有想到杰森这么快就联系到了丹尼尔,她更没有想到丹尼尔居然就在纽约,而且这么积极主动的提出了见面,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联系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可见了他,自己又该怎么面对?

    如果今天没有遇见罗切特,她还能坦然笑着道……我们有了约书华,可如今……凯瑟琳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去开口了。

    她叹了口气随手拦了一辆的士,按照和丹尼尔的约定前往了一家位于上东区的咖啡馆叫做Memory(记忆)。

    对于纽约来说,凯瑟琳和丹尼尔都是这里的外乡人,他们从来都不属于这里,只是因为工作而短暂的在此停留,但想想……其实大部分纽约人又何尝不是呢?

    Memory咖啡馆的位置并不难找,正位于街角不远处的一家不大的咖啡店,司机将车停在了街角对面,凯瑟琳一下车就看见了街对面的丹尼尔。

    他戴着一顶黑色的画家帽,倚靠在Memory整片玻璃墙的圣诞装饰前看起来十分显眼,明明是零度的天气他却只穿着一件并不厚实的皮夹克,连拉链也不曾拉得严严实实。

    好似是感觉到了她的视线一般,隔着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丹尼尔抬起了头,一如他们相遇那晚一样,隔着路上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他始终是那样略带着傻气的温柔笑容。

    丹尼尔轻轻抬手,他看着对面的凯瑟琳,即便她包的如此严实自己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丹尼尔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那天早晨她会不打一声招呼就离开,他以为他们相处的不错,甚至还能更好,更进一步。这场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