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检测

    “丹尼尔,听着……”

    凯瑟琳想要打断他的话,丹尼尔却并不在乎反而抬起手示意她说道:“我没有别的什么想法,我的意思是……我们就算是做朋友那也很好,我不知道你今天联系我是因为什么,或者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但总而言之……我很高兴你联系我了,凯瑟琳。”

    凯瑟琳看着将话摊开直说的丹尼尔,更是觉得自己有些无地自容,她微微转过头望向窗外,良久也只是一句道:“我一直是个很喜欢逃避的人,想必你也感受到了。丹尼尔我今天来,就是要和你说一句对不起。”

    “就这样……仅此而已?”丹尼尔看着面前心事重重的少女,缓然发问。

    丹尼尔不喜欢撒谎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面前的女孩有好感但也只到此而已,这并没有什么好隐瞒他也不觉得丢人。

    他看得出来凯瑟琳望向自己的眼神总是闪闪躲躲,话说到嘴边也是吞吞吐吐不成章法,就好像她在……瞒着些什么。

    凯瑟琳双手托在脸颊上点了点头,很是羞涩的说道:“坦白说我没想到再见面会这么尴尬,谢谢你不生我的气,你说做朋友也是认真的?”

    “当然!”丹尼尔认真的点了点头,却换来凯瑟琳更放松的笑容,只问道:“笑什么?”

    凯瑟琳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心里却是再放心不过的,还能做朋友的那就纯属炮/友了,如果真是对自己上了心那可不会说出什么做朋友的鬼话了。

    毕竟,没有人能和自己的前女友继续做朋友。

    在得知丹尼尔对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后,反而让凯瑟琳放心大胆的积极主动起来。

    少女灵动的挑眉轻笑,倒叫寒意消散像过了春天一般温暖娇俏。

    凯瑟琳笑道:“丹尼尔,我亲爱的朋友。”

    丹尼尔也回:“凯瑟琳,我亲爱的朋友。”

    丹尼尔像哄孩子一样亲昵的配合着,明明今天才见她第二面可看着凯瑟琳这机灵鬼的样子却直觉得她是憋着什么坏,准没好事儿呢!

    果不其然,还没等他再说些什么,凯瑟琳便自然而然的拿过自己放在桌上的帽子,一边对着帽子翻翻捡捡,一边头也不抬的狡黠笑着:“能和我……去约会吗?”

    ——

    “兰道夫,很抱歉来打扰你了。”凯瑟琳抬头看着落座的兰道夫缓缓说道。

    兰道夫微微一笑,“女孩你还真是幸运,再晚一天我就要去洛杉矶了,想在纽约见我可就难了。”

    侍应生将一旁的酒单递了过来,兰道夫只是摇了摇头笑道:“柠檬水,谢谢!”

    凯瑟琳也道:“我还有这杯热可可,就先不要别的了。”

    兰道夫抬着头只看见侍应生走了,方才长叹一口气他看着凯瑟琳微微挑眉道:“和上次我见你的时候比起来你好像长胖了一点,可……脸色看起来怎么一点都不好。”

    凯瑟琳并没有立刻回答,反而询问道:“怎么样了?”

    “什么?”兰道夫抬头看着她,眼神带着疑惑和不解。

    “你和玛丽昂怎么样了?”

    听了这话兰道夫不禁笑出了声,他倚着凳子啧啧叹道:“我只能说你和你母亲说得话半点作用都没起,自从我告诉她我要去洛杉矶的医院工作了,她……”

    “嗯?”凯瑟琳轻轻发问。

    “你还不知道吗?你妈妈上次同我说她也要搬去洛杉矶了,boy……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看着凯瑟琳,再次质问道:“凯瑟琳,你真的和你妈妈说了我的意思吗?说了我……不能和她……”

    凯瑟琳轻笑一声,斩钉截铁说道:“当然!”

    “那怎么……”兰道夫的话还没说完,凯瑟琳便打断道:“如果她能听我的话她就是不是我的妈妈玛丽昂了,你应该比我了解她啊!她一直都是个极有主意的人,谁都不能改变她的意愿,至少我不能……”

    凯瑟琳说到这微微停顿,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道:“所以兰道夫,想那么轻易甩掉你这位追求者可能没有那么容易。不过,我相信你再坚持坚持,玛丽昂的兴趣也会逐渐消散的。”

    兰道夫右手撑在腮旁,看着凯瑟琳幽怨说道:“再坚持再坚持?再坚持我怕我就妥协了,God!你知道她今天要送我劳力士,明天要送我江诗丹顿的,我发誓她下次送我一辆保时捷我立马妥协了。被包养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凯瑟琳忍俊不禁摇了摇头,她自然知道兰道夫是在开玩笑,毕竟以他这个级别的著名外科医生,做的都是顶高级的复杂手术,薪酬都是以年薪论的自然是不会缺钱的,而他所说的这些礼物以兰道夫的能力别说是买,就算是送也不止玛丽昂一个人送过。

    但她还是觉得惊讶,没想到玛丽昂对他这么用心。

    凯瑟琳打趣道:“既然玛丽昂都送了,你就收了多好,从了她算了!我可不介意有你这么个既英俊又多金的继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