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投资

    棠棣拿出手机,上面有室友给他发的信息,问他没事吧?

    他给自己室友报个平安,才发完信息,陆谨言提着一个餐盒进来了。

    男人打开,里面是一碗皮蛋瘦肉粥,还有一碟小的酱菜。

    棠棣眼巴巴的盯着,陆谨言见他这样子,笑了一声:“是给你的。”

    棠棣说了句谢谢,可一想到这些事,都是男人在讨好自己姐姐所主动做的,他心里又闷得慌。

    他伸出手,陆谨言却阻止,拿起勺子,盛了一小口粥,喂到棠棣嘴边。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太客气了。”

    棠棣伸出自己左手,表示还有一只手能正常使用,陆谨言由得他去,也不喂了,只是静静道:“你体质不太好,应该多锻炼锻炼。”

    棠棣撇了撇嘴:“我本来就身体不好。”

    棠棣这话是真的,他是早产,先天不足,体质差些,小时候总吃药,活生生一个药罐子,病的最长的一段时间,是六岁那年,高烧不退,送医院昏了三天。

    他母亲怕有闪失,还去算命的那里,疑神疑鬼求了一签,算命的说棠棣以后前路坎坷,过了二十四,就是享福的日子,只可惜子女缘浅,兴许要晚婚。

    棠棣不信这套,这些卦象,本来就是为了求个心安,享不享福他不知道,但是那子女缘浅倒是真的,他一个弯的,以后不结婚,肯定没孩子,这样想来,这算命的,倒是半蒙半猜,准了一半。

    陆谨言看他吃的慢,又吃的少,随便糊弄了两口:“不喜欢这个粥?要不换个别的?”

    棠棣摇摇头:“不是,没什么胃口,没吃的时候很想吃,进了胃里,一下就饱了,吃不了几口。”

    陆谨言脸色稍缓,棠棣打趣:“你对我这么好,万一我的话在我姐姐面前不管用,你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陆谨言没正面回答,而是给了另一个答案:“我们做生意的,当然知道投资有风险。”

    他瞧着青年有些虚弱的面庞,声音软软的询问他,他心里倒生出一股怜意。

    棠棣的误会,出乎他意料之外,不过借了他姐姐这个由头,以后往来,接近,对对方好,更加顺理成章。

    他本来就为了接近青年,想了诸多来由,什么自己和学校合作啊,亦或是自己是校外企业奖学金的投资者,可这些把控性太差,不一定能和青年深度交流。

    没想到青年自己脑补了那么多,正好一拍即合。

    “股市波动大,投资须谨慎。”棠棣笑了笑,眼中带了点儿挪愉。

    “知道。”陆谨言看他一副得意的样子,像是一只小狐狸,他恨不得抱紧对方,狠狠亲上去,好好惩罚一下对方,只可惜,现在还不到时候。

    他的眼里闪过思索,半开玩笑道:“叫声哥哥。”

    棠棣愣了一会儿,笑骂:“我姐还没承认你,就想占我口头便宜了。”

    “我对你这么好,一声哥哥都换不来。”陆谨言瞥了一眼青年,脸上有点儿沮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