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恼火

    棠棣不打算和男人联系了,自己姐姐和陆瑾言,之后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陆谨言给他发信息:“怎么了?不开心吗?”

    棠棣回复:“你和我姐姐的事,我帮不了你多少,主要还是看她的意思,你别在我身上花功夫了。”

    他把手机丢一边,翻身上了床,闭上了眼睛。

    陆谨言正在和客户谈生意呢,他看到信息,微微一愣,皱眉回了一句:“怎么了?”

    棠棣没回。

    陆谨言冷了脸,他又发了几句,棠棣也没回。

    他不明白好好相处着,怎么小朋友突然就不理他了,他有点儿紧张,反思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对,露出马脚,让棠棣看出纰漏了。

    他左思右想,也没有得到正确答案。

    他把生意推了,立马去学校找棠棣。

    他联系了一下学校的辅导员,算是要到了宿舍的门牌号,一路风风火火想来见面,却在宿舍门口停住了。

    他怕棠棣看到他,会更加烦,因此纠结到底要不要进屋。

    可门缝略微打开,他思忖片刻,还是敲了敲门,进去。

    这一看,陆谨言愣了,棠棣背对着他在穿裤子,从他的视角可以看到,一双修长白嫩的腿撇在外面,牛仔裤正往上套,腿很细,但是不瘦弱,大腿处有着泛红的痕,慢慢的把他朝思暮想的那处给遮的严严实实。

    陆谨言眼里闪过一丝晦暗,又多了一丝恼火。

    棠棣在宿舍就这么随便?当着别人面换裤子吗?

    此刻的棠棣一回头,对上男人的眼神一愣,他愕然道:“你怎么来了?”

    陆谨言杵在那里,脸色铁青,气势骇人,他遮掩不住自己的怒火,咬牙道:“我就想知道,你为什么不理我了。”

    棠棣看到陆谨言,有点儿慌张:“我刚刚在午睡。”

    陆谨言松了一口气,棠棣瞄了眼手机,上面陆谨言给他发了四五条信息,棠棣笑了笑:“你紧张什么啊?又不是我姐不理你。”

    棠棣心里打着转儿,他看过一些社会新闻,有些男生,因为追求女生不得,而忍不住上门骚扰的,严重的,还会由爱生恨,发生一些阴损的事情,陆谨言,不会是那种人吧?

    陆谨言感知到青年有点儿怕,他自觉失态,微笑道:“没什么,我就来看看,之前回信息都是秒回,怕你出了事。”

    棠棣脸色稍微好了一点,松了一口气:“我是觉得,你和我姐的事吧......”

    棠棣喉头上下滑动一下,觉得自己在说废话,姐姐要是对陆谨言没意思,男人八百年前就撇了他了。

    男人一直不尴不尬站在门口,像是一堵墙,棠棣开口:“进来坐?”

    陆谨言这才放心,他走进宿舍,环顾四周,没看到棠棣的室友,疑惑道:“寝室就你一个人吗?”

    棠棣道:“没,出去玩了,有些的陪女朋友。”

    他往自己桌上拿了瓶没开封的水,递给陆谨言:“诺,没什么可以招待你的。”

    陆谨言笑了笑,坐在一边,他观察着青年睡的宿舍,左看看右瞅瞅。

    棠棣看他这样子觉得有点好笑:“你看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