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气味

    陆谨言起身,看着宿舍里的床板,皱了皱眉:“好硬。”

    棠棣乐了:“宿舍条件不就这样,这还算可以了,至少我们有空调有独立卫生间呢。”

    陆谨言其实想说,如果棠棣想出去住,他可以帮他租房子,但是又想到自己这阵子发力过多,有点太热情过火了,万一小朋友不高兴了,不愿意接受他对他的好,跑了,那就糟了,他不敢说,只好坐在那干喝水。

    “我们都买了垫子的,不硬。”棠棣指了指另一张床的床垫。

    陆谨言起身,观察着床垫:“你也垫了吗?要不要换厚一点的。”

    他往棠棣的床走过去,正准备掀开帘子,棠棣一愣,惊慌道:“别!”

    床帘一扯开,棠棣的床暴露在视野下,空气中散发着一点点膻檀的气息,床单上还有条纯白色的内裤,上面有着点点的水渍,身为男人的陆谨言一闻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他有点儿诧异,有点儿惊喜,这种混杂的情绪让他望向棠棣时,眼里多了一丝探寻的疑惑。

    他心思浮动,棠棣是因为什么而做了一场梦呢?他忽然觉得,对方一直避开他,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他知道棠棣有问题,他第一眼就知道青年的眼里,有着藏不住的渴望,可是,当陆谨言直面这个问题时,还是有种莫名的惊讶和兴奋。

    他感觉自己身体有点儿热,冥冥中,他做出一个大胆的猜想,也许棠棣的这场梦,里面有他。

    一想到这,陆谨言热血沸腾。

    他默默地望着对方,棠棣也不说话,午间的阳光撒到两人的身上,那是温热的,粘稠的,把整个人照得暖洋洋。

    棠棣脸色绯红,他站在那里,不知所措,难为情。

    他忽然觉得氛围暧昧起来,有些事不言于表面,气味发生的化学反应让他面红耳热,心突突的直跳,棠棣把这个怪罪于午睡时的那场荒唐梦境。

    他没想到第一次陆谨言来宿舍,就让他这么困窘,他慌忙的把床帘拉上,轻轻咳了一声:“你还有事找我吗?”

    陆谨言脸上闪过一丝了然,他忍俊不禁:“别害羞,都是男人,知道的。”

    棠棣呐呐的看着对方,一时无话。

    陆谨言暧昧的扫视一眼棠棣:“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

    棠棣立马:“好了,别说了。”

    陆谨言收回目光,脸上浮现浅浅的微笑:“嗯,不说。”

    棠棣坐在一边,背对着男人,避开对方的目光,不敢看对方。

    陆谨言幽幽叹息了一声,轻声问:“生气了?”

    棠棣回头,摇了摇头说:“没有。”

    “以后我不跟你开玩笑了。”陆谨言闷声笑了。

    棠棣有点儿恼怒,他气呼呼说:“我等下要出门,不送了。”

    陆谨言朗声笑了,也不点破:“好,那你忙。”

    陆谨言转身离开,走之前还轻轻给他扣上了门。

    棠棣把脏污的衣物取下来,目光有些游移,不想面对。

    他的身体似乎残留梦境过后的余韵,不由自己完全控制,他的目光落在男人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心里闪过一丝羞赧。

    都怪陆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