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伪装

    “你又输了。”

    “今天我过生日,怎么反倒是你们运气这么好?”

    周周有点儿不服气,今天手气太差了,玩个比大小,每次都输。

    众人倒酒,棠棣微笑着,又把面前的一杯酒往嘴里倒,跟喝水一样,周周胳膊肘推推他,努努嘴悄声说:“你别这么实诚,擦嘴的时候,吐点在纸上,漏一点没关系的。”

    几个男生见周周提醒棠棣,立马摆手:“不行啊,你这教人躲酒,没意思了啊。”

    周周有些无奈,他本想着带过来的几个朋友,一起热热场子,没想到大家反倒来瘾了。

    “今天过生日啊,你们可劲欺负我。”

    “谁敢欺负你啊,哎,以前你把我们灌成死鱼的时候,不记得了?”

    周周撇着嘴,棠棣笑呵呵的,忽然眉头一皱,他低声对周周说:“我去趟卫生间,肚子里全是水。”

    周周扫了一眼桌上棠棣喝完的啤酒瓶,快八瓶了,他了然,几个朋友起哄:“去吧去吧,老刘来给棠棣顶上。”

    老刘好笑坐过来,见着棠棣一脸朦胧醉意的模样,手伸进口袋里,拿出一板白色药丸,偷偷递给棠棣:“吃片这个,解酒的。”

    棠棣不动声色接过,往卫生间方向走。

    他一出包厢门,整个人脸色一变,他有点儿扛不住了,他脚步虚浮,堪堪扶着墙壁,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垂眸。

    你挺能装的,棠棣想。

    他善于忍耐,善于伪装,这种技能是他从小到大习得的,学校里,他是个乖巧无比的孩子,但他私底下也会偷偷跟那群所谓的“坏孩子”一起去网吧打游戏,且不会被发现。在家中,隐藏自己的性向,偶尔父母提及两句他是否在学校里有心仪的女孩?他会撒谎,顺应父母的猜忌,露出害羞的神色,让他们确信无疑自己是个正常的孩子,自己的孩子在青春期,对异性,有着天马行空的幻想。

    棠棣觉得,能融入到环境重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从小到大,他对于集体有莫名的认同,这是他天性中的敏感,他需要被接纳,而这种接纳是他一直寻找的东西,归属感。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进了卫生间。

    酒吧里的卫生间不干净,劣质香薰的味道熏得他头昏。

    他昏昏沉沉进了隔间,坐在一个马桶上,冰凉的瓷砖让他浑身一凉,他忽然捂住嘴,弯下腰干呕,却吐不出来。

    好想吐。

    他全身的肌肉紧绷了起来,酒精也渐渐麻痹他的神经,他眼神迷离,渐渐有些迟钝。

    等下给周周发个信息,说自己先回学校了。

    棠棣抿了抿唇,他推开隔间的门,却看到一个高大的背影正背对着他,西装革履,身材野蛮。

    他浑身一震,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事陆谨言。

    棠棣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慌,他立马把隔间门关上,没出去了。

    碰到他了。

    他有点儿紧张,下意识不想让男人瞧见,他的失态,他的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