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婚约

    棠棣深深呼吸一口气,打量着周围的环境。鬼屋里放着一些女人的笑声,一会儿又转成哀怨的哭,周围挂满白绫的“尸体”轻轻地往前摆动着,冷风往他的脖颈处钻。不得不说,这个鬼屋,还营造的挺有感觉的,挺有那个味道。

    棠棣向来怕鬼,尤其是中式恐怖。

    小时候,他看恐怖片,堪称是童年阴影,他现在还记忆犹新,一双床底的绣花鞋,诡异的红嫁衣,唱戏曲咿咿呀呀的,窗边苍白没有血色的脸。只要一想到,他就头皮发麻。

    他闭上眼睛又睁开,不行......得自己赶紧找条出路出去。

    因为来鬼屋前,工作人员没有给他们派手电筒,他只好拿出手机打开闪光灯充当光源,一点一点磨蹭,向前走。

    惨白的灯光照在面前的“尸体”上,仿佛夜里的鬼怪都苏醒了,有了灵魂。

    他吞了吞口水,才迈一步,触发机关,面前飘荡的尸体突然全部咻的转身,棠棣瞳孔地震,“啊!!!!!!!”

    棠棣吓得往旁边一躲,捂住了脸。

    静默了片刻。

    他眨巴眨巴眼睛,似乎那个机关只有“砰”的那一下唬人,就没有动静了。

    棠棣小心谨慎往门那边走,突一个东西砸到他肩膀,他闪光灯照,一直断手血淋淋的,正在地上滚了两圈,落在他的脚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棠棣嚎叫一声,闭着眼睛,挥舞着手机往前面冲,假尸被他打了个转儿,又重重的落回原地,

    他呼吸急促,神经紧绷,大概跑了有几十米,他才敢睁开眼睛。

    面前是一扇门。

    他心脏狂跳,这也太吓人了,一惊一乍的,此刻他无比的庆幸没有和学长在一起,虽然一个人更害怕,但是他也不想在别人面前丢脸。

    他想了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赶紧跑出去,去外面等学长吧......自己还是不要逞能了,心脏病都要被吓出来。

    他推开面前的大门,耳边传来一个机械的女声:“我死的好惨啊~”

    棠棣毛骨悚然,他完全愣住了。

    他面前这个门,根本不是通关的门,而是鬼屋的另一处......

    “......”

    棠棣累了。

    从来没有这么心累过。

    他吞了吞口水,心中感叹,这个设计,真的非常合理,非常值票钱。

    棠棣咬牙切齿,只能硬着头皮,忍住恐惧往前走。

    可他没想到的是,这一处,难度直接拔高到地狱级。

    因为......这个房间,有真人NPC。

    他只看到一个“奇行种”疯狂向他爬过来,四肢扭曲,摆出一副奇异的姿态,卖力的嚎叫:“我要把你们全杀光!”

    棠棣呼吸急促,撒开了腿往前跑,那个NPC却甩不掉,时刻与他保持着几米的距离。

    棠棣顾不得太多,赶紧推开了第三张大门,很快,这里有很多棺材做成的隔间,摆满了整个房间。他迅速拉开一个,“砰”的一声关门,他往里一躲,小脸苦哈哈。

    这真人NPC体力也真好,追他这么久,居然一直不放过他,他静静思索了片刻,一直没有奇怪的声音,也没有乱七八糟的道具。

    这个地方看来是安全区,专门给玩家喘口气的。

    棠棣判断着,打算休息一下,再往外走。

    周围都是冰冷的蓝光,整个环境都阴森森的,棠棣心里发毛。

    他隔间突然传来“咚”的一声。

    棠棣捂住嘴巴,瞪大眼睛,难不成又来?

    他正准备推开门,却在外面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真的累了。”一个低沉的男声,颇为不耐烦。

    棠棣心中一喜,他推开一点隔间门,发现陆谨言站在不远处,背对着他,身形伟岸。

    陆大哥也来也来游乐场?也来玩鬼屋?

    棠棣思索了片刻,心里突然镇定下来,随即而来的是安全感。

    被惊吓过度的脑袋想不了太多,那自己可以跟他一起出去!

    棠棣正准备推门,却兀然听到另外一个女声,“你累了?你爸妈一直要我联系你,我就纳闷了,陆谨言,我哪里配不上你?”

    棠棣立马缩回了棺材板里,透过一条缝偷偷看外面。

    只见一个打扮时尚的女人拽着陆谨言的手臂,身材样貌都不错,里面是裹身鱼尾裙,外面套着一件黑色呢子大衣,头发也乌黑柔顺。

    “我已经答应陪你来游乐园了,你可以交差了吧?”陆谨言把女人的手扯开。

    “交差?之前你对我可不是这态度?怎么,是最近有了新欢?我可警告你,你要是在外面乱搞,小心我告诉你爸妈!”

    “你要是敢在他们面前胡说,别怪我不客气。”陆谨言的目光很冰冷,似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