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爱恨

    “试试?”棠棣沉默会儿,捏了捏自己的手心。

    高骏臣循循善诱:“你现在又不讨厌我,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我这个人,条件也不差吧,更何况以后的事说不准,也许哪天你喜欢上我,想和我在一起也不一定?对么?”

    棠棣怔怔的望着对方,这个建议对他而言,百利而无一害,从朋友做起,他可以享受对方的付出,把握好尺寸,主动权在自己手里。可他真的要尝试么?尝试去接纳另外一个人,走入他的生活。

    他走到一旁的小卖部,买下两瓶水,冲高骏臣抛过来一瓶,问“如果我永远喜欢不上你呢?”

    “那是我没本事。”高骏臣接过,淡淡道:“你放宽心,你只用给我追求你的机会就好,不拒绝我就可以了。”

    棠棣拧开水喝了一口。

    “好。”他答应的干脆,利落,带了点赌气的成分。

    高骏臣满意笑了,他看着棠棣的侧脸,心想陆谨言真是太蠢了。

    在鬼屋里,除了棠棣听到了,其实他也听到了。听墙角这事儿,说起来有点尴尬,但高骏臣听得很仔细,深怕错漏一点线索,当他听到“结婚”这两个字的时候,就不禁感叹,棠棣只怕是要伤心。

    他原本以为这个机会来的迟一些,慢一些,没想到,来的这么早,这么快。高骏臣自认是个投机主义者,就像从前杂志社主编,一点都不敢开拓新的杂志线,而他独挑大梁,出周边,卖版权,硬生生走出一条血路,赚的盆满钵满。

    而他前段时间才下定决心要追求棠棣,坦白一切,他以为陆谨言会有所反应。至少,先把喜欢棠棣姐姐的误会澄清,然后再处理之前定下的婚约,没想到,他那“蠢笨”的情敌,效率太低,两边都没有处理好,把一块肥肉送到了他嘴边。

    不吃是傻子,高骏臣勾唇一笑。

    这一时半会,陆谨言注定是收不了场,即便是破釜沉舟,把一切都坦白,也为时已晚。

    因为,棠棣有了另一个选择,那就是他。

    高骏臣无比庆幸。

    棠棣还年轻,分不清好感和爱的差距,如果再大些,也许就不会困惑,不会难过,自我的情感意识已经成长,不会因为赌气选择他。

    他有把握,能够通过自己和棠棣的相处,把棠棣的沉没成本提高,到时候,就为时已晚,不是么?

    接下来的游玩,棠棣打着精神强忍着失落,高骏臣看出了他的难过,但没有点明,也没有一个劲的让棠棣消耗体力,到处排队游玩,而是针对性的玩一个项目,休息一会儿,尽可能的展现自己的温和包容,也为了调节气氛,断断续续的给对方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缓和棠棣的心情。

    毕竟,他是一个有耐心的猎手。

    最后一个项目,高骏臣选的摩天轮,因为他觉得浪漫,而且空间封闭是个制造气氛的好地方。

    摩天轮所处的位置不远,而且现在已经天色渐黑,彩带装饰的灯光已经亮起来。

    棠棣率先坐里面,高骏臣在他身侧,静静地不说话,夜色和灯光都很温柔。

    高骏臣的手微微蹭了蹭棠棣:“我可以牵你的手吗?”

    棠棣没说话。

    “如果你没有拒绝我,就当你同意了。”

    棠棣转头,深深地看了一眼高骏臣。

    学长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衬衫,下半身穿的是一条纯黑色的西裤,或许是因为坐下,腿又长的缘故,裤腿伸出了一小节的脚踝,衬的皮鞋精巧昂贵。摩天轮已经升到最高处,一眼望去,地上的人,小小的,棠棣忽然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奇妙,没有任何欲望,却很舒服。

    他的手忽然被一只骨节修长的大手抓住,“你同意了。”

    棠棣闭了闭眼睛,他忽然觉得,学长是个很体贴的人,从没惹他难过,也没让他伤心,清清静静的,这样也未尝不好。

    棠棣睁开眼睛,低头看了一眼,又抬头,点了点头:“嗯。”

    学长的手不是很大,相较于陆谨言而言,小一些,嫩一些,也许是没做过粗活的缘故,指腹没有任何磨成的茧,干净而又柔软。想到这里,棠棣突然觉得自己的手被烫了一下,他迅速抽了回去,有点儿尴尬的说,“学长,很晚了,回去吧。”

    高骏臣也不在意,只是点了点头。

    棠棣忽然觉得自己不是个顶好的人,他对学长没有丝毫的占有欲,也提不起太过于昂扬的兴趣,而仅仅是因为,他得不到陆谨言,所以,他默许了学长的靠近。可是,他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那个高大伟岸的身影,甚至是拿对方和学长做比较。

    即便是陆谨言这样的伤害他,他的身体和内心,依然承认对方。

    撒谎很容易,骗人也很容易,可是,人终究骗不过自己。

    他有点不知所措,从小到大,棠棣在道德水平极高的环境中成长,似乎所有的人在教导他,应该成长为一个有责任心的,善良的,有规则的人。他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