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懦夫

    棠棣听到这句话被深深震撼,仿佛以前所有坚信的,相信的,认定的,全部推翻重来,他的情感开始失衡,开始失真,就像他是仓促上台的荒诞爱情剧主角,不知道剧本,却硬着头皮演完了整场闹剧。

    “我知道,你对我有感觉。”陆谨言闷笑一声。

    看出来了?

    棠棣脸有些白,像个懦夫,举了白旗。

    是什么时候他把自己出卖呢?

    是相亲那次见面的窘迫,还是相处时,不敢看男人眼神的瞬间?原来喜欢一个人,装的再像,在各种细节里,是藏不住的,棠棣脑海里蹦出一个成语,不打自招。

    棠棣听到这几句话,委屈的想哭,他是难受的,焦灼的,明明男人没有审问他,没有责怪他,但是他从这几句话的试探里,仿佛一个兜不住心底坏念头的俘虏。

    他对男人,的确有欲念,他早就知道,之前是因为姐姐的缘故,他不能迈出那一步,但现在,男人撇开了姐姐,又态度暧昧,他有点捉摸不透。

    想到这里,他突然一愣,突然理解到一个可能。

    不对劲。

    陆谨言在套路他!

    对方一开始就喜欢男生。

    棠棣这才反应过来,从机场那次偶遇开始,陆谨言就以想追自己姐姐的身份靠近他,时不时的展现自己的财力,性魅力。男人肯定是一早就知道棠棣心里的想入非非,下起套来真是快准狠。

    又是送礼,又是找借口见面,又是有意无意的展示自己的身材,活脱脱的在引诱。

    棠棣咬牙切齿,这太能装了,明明看出了他的痛苦,他的纠结,居然利用他姐姐来靠近,一打一个准,估摸着看他纠结,男人还指不定高兴呢。

    正当他局促的时候,陆谨言见他有些动摇的样子,忽然笑了:“棠棣,你也喜欢我,对么?”

    这个问句,带着某种质问的意味,直接冲到棠棣的脑海,把他的遮羞布,撕得粉碎。

    棠棣忽然笑了:“你真厉害。”

    陆谨言怔怔,棠棣忽然冷漠道:“我讨厌你。”

    陆谨言心瞬间被提起来,他就知道,今天把这层窗户纸捅破,棠棣会生气。

    “这样不好吗?我一直不知道,你一直装,这样下去,不好吗?”棠棣眼里有泪光了。

    “你要挑明做什么?你这样只让我觉得恶心。”棠棣咬了一口自己的嘴角,感到尖锐的疼痛。

    “明明是你先招惹我的,我躲你那么久,你凭什么还要来打搅我的生活。”

    陆谨言目光落在棠棣的脸上,对方的泪水涌出,他心被一只手狠狠地攥住一样,心疼。

    “我不喜欢你。”

    棠棣面无表情转身离开。

    陆谨言一个人站在原地。

    完了,气上头了。

    棠棣“逃跑”了,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些事,对于十九岁的他来说,太难以接受了。他的理智完全脱离他的掌控,反复的循环播报“我喜欢你”这句话。陆谨言利用年长者阅历丰富的优势,成功的拿捏了他的命脉,以各种圈套俘获了他的感情,他第一次这么真实的,直观的,面对男人汹涌的情感。

    在羞愤震撼的同时,他心里又蹦出一点点的雀跃。有人对他这样的花心思,这些手段,这些安排,不过是为了得到他的青睐。

    好坏一男的。

    棠棣咬了咬唇,有点儿羞愤。

    回到宿舍后,棠棣脑子还是乱糟糟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

    老刘微微皱眉,从宿舍外提着盒饭进来,见他这副样子,询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有点不舒服。”

    “不舒服?要去校医院看看吗?”

    “没什么事,就是心里堵堵的。”

    棠棣的心思不在状况,老刘也看了出来,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好笑,“是那个暗恋的人,又怎么样你了?”

    棠棣惊讶说,“啊?什么啊?”

    “别装了,心不在焉的样子,说吧,是不是,事情有了转机?”

    棠棣皱眉,不假思索,“也不算转机吧,反正乱的很,我之前以为他喜欢别人,结果他跟我表白了。”

    老刘点了点头,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挺好,那你要和他在一起吗?”

    “我不知道,因为,在这个期间,有别人在追我,而且我答应给对方一个机会。”棠棣闷闷的。

    老刘若有所思,“不要将就。”

    他话音未落,宿舍门口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喊棠棣的名字。

    棠棣转头,高骏臣满脸微笑,“你在宿舍啊?”

    棠棣突然觉得有点儿尴尬,他呐呐,“昂,有什么事吗?我们出去说吧。”

    男人低声笑了一下,“好,那我们去外边说。”

    棠棣跟着高骏臣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