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品阁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贰拾壹章

第贰拾壹章

    小怜心想,莫不是小殿下午后在外多时生倦了,毕竟小殿下今日尚醒,索性小怜也未差旁的的宫人去备水,小怜便直接向金桦请言自己亲自去。金桦觉得小怜毕竟是母妃身边的宫女,做事她自是比旁人放心的,故而便允了。

    待小怜端着盆匜回来时,金桦已然在殿外候了一阵,小怜将手中的盆匜紧了紧,随即半俯身行礼,“殿下,盆匜已备好。”金桦示意小怜起身,而后还未等小怜抬步便将她手中的盆匜接了过来,“你退下罢,无需待在此处了。”说罢便转身朝殿内走。

    留下的小怜一脸惊意的看着金桦离开的背影,她本打算将盆匜拿进殿的,怎知突然被小殿下接了过去,现下只剩悻悻忧虑的小声低唤了一身,“殿下……”

    金桦闻言顿了顿,许是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对小怜吩咐道,“对了小怜,待会晚膳就无需差人送来了,本殿下去前殿用膳。”说罢便朝一脸喜大于惊的小怜笑了笑,“日后都如此罢,你且下去准备,此处本殿下自行就可,待晚膳备好你再差人来通会一声。”

    小怜愣了片刻,满腔的激动都化作了险些要夺眶而出的眼泪,随即应声道,“哎哎,是,奴婢这就下去准备。”小怜慌张下随意抹了一把眼眶,如是哪个下人见自个儿两个多年未亲近的主子突然这般不得高兴一番。

    这边金桦吩咐完便也不再耽搁,再次紧了紧手中盆匜便推门进了殿内。一开门,原本软塌上闭目调息的雪团子便警觉的抬起头朝来人看去,待看清来人是金桦方放下心来继续卧于软塌上。金桦朝雪团处张望了一眼,见其确是依自己所言未乱动才满意,快步上前将盆匜置于软塌的空侧,然后摸了摸雪团子的小脑袋,“雪团子,我回来了,现下便帮你清洗伤处,若是疼,你便忍着些,我尽量轻点。”

    雪团子抬眸朝金桦眨巴了几下,似是在回应她的话。金桦见此便开始了手上的动作,拾手将盆匜处的帕子小心的放于温水中浸湿,而后对着雪团子伤口处的毛发顺开,一道道鲜明的口子便映入眼帘。金桦心疼的抿了抿唇,将湿帕子朝雪团伤处被血渍干固的地方擦拭着,口中边朝雪团的伤处呼着冷气边道,“忍会便好……”

    雪团子侧目朝着替自己擦拭伤口的金桦看去,其实此般的擦拭并不会有多疼,最多也只是替自己做了个清理毛发的工作罢了,可看着眼前人那怜惜小心的模样,雪团子心中竟泛起了一丝侧动。自幼无父无母,不知世间人情的她后又被青提子胁迫,这尚是她此生第一次感受到的温暖。

    玄朱色的眸子悄无声息的黯了下去,心里只道这般不过是黄粱一梦,自己又何必呢?待一番梳洗,金桦终是将雪团子身上原本浸着血渍的毛发整理满意,睨眸朝软塌上的小家伙看去,许是没想到这小家伙竟然会忍着疼一声不吭,“伤处都已清洗,现下便是上药。”

    说罢金桦便将染了血渍的帕子置回盆匜中,起身拿起桌案处的伤药。雪团子顺着金桦的动作看去,待那小盒伤药以晶莹剔透的玉脂状出现在眼前时,金桦才开始手中上药的步骤。一股清幽淡香的药味随着清凉宜人的感觉入肤即散,雪团子周身的灵气亦渐自聚集。

    “好了,小家伙,你感觉如何?可是疼?”须臾,金桦便将雪团子周身的伤处都涂上了大大小小的药膏,拾手覆上雪团子的小脑袋。雪团子闻言灵慧的朝金桦摇了摇头,继而伸着那毛茸茸的小脑袋朝金桦的膝间钻,似是在感谢她。

    金桦好笑似的看着雪团子亲近的动作,手指无意中划到雪团子脖颈处的铜铃,被拨动的铜铃随即发出一阵清脆的铃声,金桦明眸一滞,随即将雪团子突然微抖的身子抱起。周身被四开的置于金桦眼前,雪团子一时竟觉羞涩,直个低叫的想要下来。

    “莫动!让我看看,乖~”金桦止住雪团子乱动的四爪,后而便收手将其放在自己膝前,伸手朝那处铜铃而去。雪团子见此便不再动作,心下疑惑金桦要作何?只见金桦小心的将雪团子脖颈处的铜铃拾起,银色的铜铃随之荡起几丝符咒的余波,金桦见此紧锁的眉宇愈发阴沉,她虽是未见过此物,但看这模样也断然不会是善物。

    金桦将铜铃放下,银色的铜铃随即便如先前一般坠挂在雪团子的脖颈下,金桦看着雪团子继而指了指铜铃,“这铜铃你显是万般生惧的。”雪团子闻言低头朝自己脖颈处望去,随即抬眸看着金桦呜咽了两声。金桦显然是明白了雪团子的意思,心下无奈但又没办法,只得叹一口气道,“你尚且无名,要不我替你取一个可好?此番你受制于此铃,那我便唤你‘小玲儿’,待日后寻到法子替你解了此铃,你便不必惧怕了,如何?”

    金桦说着继而拂手将其雪团子的两只红色小爪拾起,轻唤道,“小玲儿。”雪团子闻言一愣,许是未料到金桦突然的言语,心下一动,小爪一紧便朝金桦叫了一声,似是在回应金桦的话。金桦见此一笑,随后又唤了两声“小玲儿”才罢休。

    待金桦此番梳洗完小玲儿,彼时轩杞宫已到了用晚膳的时辰,宫女小常是领了小怜的差来偏殿寻小殿下去前殿用膳的。正在殿内的金桦闻见敲门声便知是小怜差人来寻自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