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品阁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肆拾捌章

第肆拾捌章

    三十六计之釜底抽薪:不敌其力,而消其势,兑下乾上之象。

    三人伴着喧嚣来到孙府大院内,方一跨过门槛,金桦便险些被府内慌忙疾走的孙府一仆役撞到,苏韵忱快步上前将金桦拦腰略至一旁,待金桦立定方淡淡一道,“当心些。”

    青灵立于二人身后静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金桦不甚好意思的颔首应是,适才的一切发生的太快,待她反应过来时身上只余得苏苏那抹清淡悠香的气息。

    “小人该死,贵人饶命,小人该死……”险些撞人的仆役这方看到金桦三人,随即俯首跪地磕头。彼时他便从管事那知晓金桦身份尊贵,为了减少麻烦,金桦的身份只得孙府其上所知,就连这溪县的难民亦只知她是上头下来治洪的高官,并不知她的真实身份。而平日里似他这般无名小仆断是不会如此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此处的,那仆役未想此番竟冲撞了府上的贵人。

    想起那日管事说与一众仆役时的话,小仆满额便是冷汗。“此番来的是上头的贵人,那可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主儿,都当心着些,若是因着犯了甚而怠慢了贵人,你们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苏韵忱转身对着仆役冷眼看去,颇是不喜。金桦看那仆役跪着的双腿都在哆嗦,正色道,“何事如此慌张?”

    仆役闻言抬头紧张不安的答道,“回,回贵人,主家本是每日都会行祭祖礼的,未,未料今祭祖之时家主痨病陡变,便,便……”仆役言此复将头伏向了地。若非家主此番病急,他亦不会被召来。

    “你且退下吧。”金桦闻言眉宇微皱,挥手让那仆役下去。见仆役离开,青灵方道,“未料那赵氏母子已是如此急不可耐了。”

    二人双双看向青灵,却并未说甚,青灵言下之意,她们自是知晓的,虽说初见那孙家主时便可见其病魔缠身,却亦是未及这般地步的,此番,许是少不了赵氏母子从中作梗了的。

    “殿下。”蓦地,南容简的声音打断了三人的思索,南容简先而朝金桦俯首作揖,复而对着苏韵忱抱拳,待见之青灵时微愣了下遂同样抱拳。

    金桦颔首让其免礼,道,“洪灾一事已告一段,此处百姓亦可安居,南容将军便先将府内百姓送至溪县好生打点,务必谨细。”金桦顿了顿,继而道,“孙家主病重,你便将那随医唤来,也好替孙家主好生诊治。”

    如何告一段,金桦并未言及,南容简是聪慧人,他自是不会多事再问的,况时下人多眼杂,亦是不便问及的。南容简颔首称“是。”后便退了去。

    三人遂再次移步来到了东院,一进院,便是阵阵苦涩难闻的药味,三人纷纷拂袖朝正屋而去。随着近屋,屋内的哭喊声亦渐自从内传了出来。

    “爹,爹啊,您要撑住啊!”时下哭喊着的正是孙济。孙济满面带泪的跪于孙钱床边,四下是纷乱行走的仆役。赵氏同样伏地跪在床前,手持帕巾拂面哭噎着,“老爷可千万撑住啊,妾身已是差人去寻那郎中了。”说罢又是拂泪连连。

    两人话语间不断穿插着孙钱的咳嗽声,年迈的咳声异常吃力嘶哑。

    青灵在屋外听得甚觉可笑,如此世道灾乱,哪还寻得到甚郎中?心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当真可笑!可悲!青灵淡然轻喃了一声,“虚伪之徒。”

    三人胯步而进,身侧进进出出的仆役皆自端着浸血的盆舆来往。

    赵氏率而察觉到了三人,待看清来人随即起身朝金桦作礼,“济儿,济儿……”礼毕,赵氏方想起自己那仍跪地痛哭的儿子,遂拍了拍孙济的肩头。

    孙济见势回头,却是在看见金桦之时一愣,心道金桦来此做何?孙济慌乱的起身对着金桦作礼,“小民给殿下请安,家主病重,小民唯恐扰……”

    “本殿下方才听闻孙家主病重。”金桦打断了孙济的话,“想来这灾乱四起的,自是难寻郎中,巧的本殿下此次出行带了随医。此番在此暂居,叨唠孙家主多时,本殿下亦想着能为孙家主尽一份心力。”金桦颔首看向赵氏母子,她怎不知孙济欲意支开自己。

    孙济闻言心有余悸的看向赵氏,赵氏闻言,脸色已是差到极处,暗中对孙济使了个眼色,欲让他莫再多言。孙济亦只好作罢,俯首作谢道,“殿下厚爱,小民感激不尽。”

    正说着,屋外的随医已是匆匆而至。随医朝金桦行了一揖,复朝孙钱塌前走去。赵氏母子见势退至了一旁。

    随医是个已过艾服之年的医者,看上去甚为稳重自持。随医小心的拾过孙钱的腕臂把脉,孙钱此起彼伏的咳嗽声在本就寂静的屋内更显响亮,咳中带血,阵阵皆是声嘶力竭。

    “禀殿下,孙家主得的乃是痨病,从脉上看,此病久积多年,却并非原生……”随医言语顿了顿,抬眸看向金桦,赵氏母子闻此心下皆是一惊。

    金桦默不作声的看着赵氏母子,继而闻道,“太医所言,可是有人下毒所致?”

    随医颔首。

    金桦道,“可有法子医治?”

    “臣无能,痨病乃是绝症,便是华佗在世亦是无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