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品阁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壹佰壹拾玖章

第壹佰壹拾玖章

    大凉展鸿二十五年,林中,一雪白团子跃步流转于树梢。小玲儿眉宇黯蹙,自两年前东海之外一战后,青提子便如消失了般,她再没闻及脖颈下处铜铃的召唤。

    她非是欣喜,彼时青提子允下她为其查询父母身世一事从未有消息,她时下亦是不知青提子去了何处。

    那日后,小玲儿不是没想过青提子会去何处,她暗中寻至了冥界,却只是得到了冥主下令追寻青提子的消息。

    小玲人不知青提子当时同泠南烟所作的约定,但现下看来,冥界,青提子自是待不得了。

    出了涪佑旧都最西,便是入了大凉原都。

    “道非道,天魔地道;心本心,非妖非仙。哈哈哈……”蓦地,一手拾酒葫芦的紫衫道修拐着醉步出现在林间,口中不知说着甚。

    小玲儿足下的步子一顿,停在树梢间,低眸朝竹榷看去。

    竹榷这才停下醉步,仰头又是一番豪饮,放下酒葫芦,抬眸带笑的开口,“既相逢,小友何不现身一见。”

    小玲儿闻言一怔,沉眸思索了片刻。

    林中树叶凌凌,架着阳光。小玲儿纵身跃下,小步行至竹榷身旁,打量着眼前之人。

    竹榷抬眸再饮,“小友可是在寻一小道?”竹榷醉笑着。

    小玲儿闻声一惊,却是摇了摇头,她欲寻的,非是“小道”,而是——老道。

    叹了一口气,小玲儿心道:醉酒道士的话,自己怎还真信了呢?小玲儿拾步朝竹榷的身旁走去,欲离开此地。

    “小友可是为寻父母身世而行?”直到小玲儿的身影过去,竹榷方转身道。

    小玲儿足下的步子瞬间止住,转眸看向竹榷,满目尽是难以置信。

    竹榷笑着上前,蹲在小玲儿身前,拾手朝小玲儿脖颈处的铜铃而去。小玲儿见此身子一颤,露出尖牙面色怒目对上竹榷。

    “小友亦是以这般面容对多年照拂之人的吗?”小玲儿闻言尖牙一敛,彼时金桦的模样尽数在眼前闪过。还未等小玲儿反应,竹榷说着便拾手灌法,铜铃随着一道金光瞬间震裂成粉。

    小玲儿错愕的低眸看向落地的粉末,随即抬眸盯着竹榷。

    “小友既与本道有缘,本道便赠小友二字——道义。”竹榷看着地上的黑色粉末,笑着颔首起身,“道是道,该晓义;道非道,应舍离。”

    竹榷说罢,小玲儿便惭愧的低下了头,她又怎会听不懂竹榷话中所意。

    当日,是她亲手将多年真心照拂自己之人推向火海,她纵横数年在寻父母身世,为了换得青提子口中的消息不惜违背道义,最终却是害得那人,家国尽灭。

    “缘起缘落,缘落缘起,皆是定数。”竹榷低眸收回手,握起酒葫芦,“小友欲寻的答案,自此西行,便可一探究竟。去罢,此番,断莫再舍道义自然,天虽有定数,但万物,却亦有抉择。”

    小玲儿细细点头应着,待竹榷说罢方转身跃回树梢。

    竹榷看着小玲儿远去的身影,舒展的眉渐自蹙起。

    ……

    大凉成化元年,玹璃城西——伏郊。

    娇儿一手捂住曲临风的唇,一手揽在曲临风的腰间,纵身跃步而去。两人的身后不时闪过三个人影,匆匆朝着娇儿的方向赶来。

    “临风!”叶宿雨凌步加快足下的轻功,紧紧咬牙看着前方被束缚的曲临风。

    “宿,唔……唔。”曲临风闻声挣扎的欲摆脱娇儿的手劲,却毫无效果。

    “女君可万莫再乱动,若是奴家不慎松手,那叶将军可得心疼了。”娇儿嗤笑的低眸看向怀中的人,满目尽是恨意。

    曲临风,凭甚,凭甚她叶宿雨爱的不是我!我得不到的,尔等亦莫想。

    凌凌而驰的步子终在一处近海处停了下来,娇儿看着眼前波涛汹涌的海浪,睨眸转身,便对上了同样随后止步的三人。

    叶宿雨先而行出上前,冷眸直对娇儿,“娇儿,你究竟欲何!莫伤及临风!”

    娇儿看着叶宿雨寒冷的眸子,心亦沉了大半,冷笑一声,“奴家欲何为,叶将军难道不知吗?”娇儿欠身将头靠近曲临风,勾唇,“女君尚不知罢,叶将军同奴家,早已……”

    曲临风闻言心下一怔,满目惶惶的看向叶宿雨。

    “娇儿,你莫胡言!在下对你,从未有过半分越矩!”叶宿雨朝曲临风看去,“临风。”

    “哦?是吗?”娇儿笑着看向叶宿雨,“难不成,叶将军忘了,数月前那晚,叶将军可是亲自将奴家抱上榻的,之后做了甚,女君便无需奴家多言了罢。”

    叶宿雨闻言牙关紧咬,双拳紧攥。曲临风看着叶宿雨,已是满目泪痕。

    那晚之事究竟如何,叶宿雨已是记不大清,于她而言,自己确是抱了娇儿上榻,可那之后,之后……

    “如何?女君同叶将军,可还有话欲说?”娇儿缓缓松开捂住曲临风唇的手。

    宿雨……

    曲临风看着叶宿雨,却是将到嘴边的那句:“此事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