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沅跟尹鄃好几天没吵过架,外人看着说不定还以为他俩正恩爱着,就连周沅自己都有这样的错觉。

明明是寒冬腊月,整日却像长在春分里。

圣诞快要来临了,往年周沅都会连带新年的礼物一起送给他。825360208

从十三岁到现在,除了尹家破产两人闹得正凶那年,其他时候都没落下过。

送的东西年年不同,但说到底还是会有困惑到不知送什么的时候。

周沅这天晚上同尹鄃亲热后躺在一起,他一手圈着尹鄃,看着他红扑扑的脸颊,心情很是不错。

吃饱餍足的他语气亲昵,“宝贝儿,马上圣诞了,想要什么礼物。"

大概是上次弄出血将周沅给吓着了,后来的亲热都格外小心,全程照顾着尹龆,哪怕憋再急也忍着,让尹绋先爽。

周沅没折腾他太久,尹耔倒也没累的睡过去。

以往周沅也会问他想要什么,尹耔答不.上来只说随便,但这次一一

“你给我点钱吧。”尹遘半趴着,任由周沅的手放在他腰上有一搭没一搭给自己按摩。

周沅听后轻笑问道:“怎么?有什么,东西想买?告诉老公,老公给你买。”

在刚才的情.事中,他非逼着尹嘏叫他老公。

大概这时候还沉浸在刚才没清醒过来。

尹翀没有反驳,只瓮声瓮气道:“我不想买什么,我的钱太少了。”

平时衣食住行是不用尹绋花钱,但周沅也不给他钱花。

衡舟集团总裁助理的工资并不少,他问过高皓轩还有鲁彤,可自己的工资才是对方的一半,就这么一半的钱,周沅还要借口还账给他扣一些。

导致尹绋每个月只有两三千块钱,好不容易攒了些,这次生病都给花出去了,不仅如此还欠着习鑫的钱。

从小锦衣玉食的尹珺从未想过自己会有金钱焦虑。

哪怕是当初财产被没收,公司破产,父亲入狱,尹蛃也没像现在这般窘迫。

他既已决定要跟周沅分开,身上没有点钱怎么行。

所以再不愿意,他还是朝着周沅开口了。

周沅没有立刻回答,尹菝却怕他不答应,便迂回道:“你不愿意就算了,只是我的工资能全部发给我,不找乱七/\糟的借口扣除吗?"

“你是想贴补你爸吗?”周沅平静地问。

今年的新年会来得较早,没到过年的时候尹绋总是会给他爸寄钱,希望他在牢里过得好些。

他这些小动作周沅都看在眼里,倒也不会单独挑出来说,睁只眼闭只眼由着他。,

但这次不同,尤其是在他自作主张找了尹剑锋后,再说这样的话无疑是在尹缐的伤口上撒盐。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给监狱里打个招呼,会让他....."

尹耔这段日子一直神情恹恹,似乎对什么,东西都提不起兴趣,周沅知道他还在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耿耿于怀。

他没有想要借此羞辱尹剑锋,只是想要缓和一下自己跟尹蔌之间的关系。

谁料尹蒎听见这句话便炸了,甚至不等周沅说完,便撑起身朝着他吼:“你会让他如何?!你还想要做什么?!"

周沅懵了,尹蒈的反应太过激烈,瞪着他道:“还不够吗?他已经知道我们的关系了!你想让我回来,你想让我听话,我都照做了!!"

“干也干了,你说得我都听了!你还想如何?你还不肯放过他,你是不是非要我死了才肯放手!!!"

周沅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一句话会踩在尹琲的雷区上。

尹珺气得大喘气,周沅回过神,连忙拉着他哄,“没有!我没想做什么!我只是想说如果你想要钱寄给他,不如我这边直接办了顺便找熟人打个招呼,让他轻松些。”

这话说的温情,打尹鄃是一个字都不信。